最近身體不太舒服加上很累,都沒回覆大家的留言,很抱歉,等我好些會來回覆的,感謝大家給我留言 > 3 <

為表歉意獻上肉肉一份,密碼就在本章裡

 

21

 

櫻微微一愣,「另一筆賬?難道你還有別的事情隱瞞著我?」

卡卡西笑著搖頭,「這次換我找妳算賬了。」

櫻沒好氣地道﹕「我沒有婚約在身,又沒有讓美男子找你攤牌,敢問火影大人要挑我什麼刺呢?」

這股撲面而來的酸味讓卡卡西挺滿意的,他笑了笑,把玩著她柔軟的髮絲,「櫻小姐沒有婚約在身,但應該是有戀人的?」

他到底在胡說什麼嘛?什麼叫「應該」?她的戀人不就是他嗎?

她不悅地瞪了他一眼,從他手裡抽回自己的髮絲,又推了推他在不知不覺間越貼越近的身體,「說話就說話,別動手動腳的﹗什麼叫『應該』?還是說,你打算這麼快就幫自己換個女朋友了?」

卡卡西挑了挑眉,對一個身體機能正常,十多天沒跟戀人見面的男人來說,這程度簡直是發乎情止乎禮了,看來他真該教教她什麼叫真正的動手動腳。

那麼想著,卡卡西已經把人圈到懷裡,然後微微壓向沙發,目光如炬﹕「休息室裡,護士小姐說春野醫生沒有男朋友的時候,妳心裡在想什麼?」

她在想什麼——少女不自覺呆住了——先有了肌膚之親才展開的交往算戀人嗎?這個問題即使放到今天問她,她也沒有答案,哪怕跟她有了肌膚之親的他,在她心中的位置已經遠不止一位男朋友。

「就是妳現在所想的東西,對不對?」他的語氣有些惱,櫻還沒回過神,唇上已經傳來輕輕的疼痛——是他忍不住,卻又捨不得地咬了一口,「在妳心裡,我是輕易跟人發生關係的人麼?」

「不是。」這個答案脫口而出,不是因為跟他發生關係的人是自己,而是篤信卡卡西並不是隨便的人。

「櫻,」他輕喚著,似有些無可奈何,又有些止不住氣,「也許我也有錯,我不該理所當然地認為,那一夜之後,我們的關係就算是確定了下來……但是,」他忍不住又咬了一口那柔軟的唇瓣,察覺到她的顫抖,才像是舔傷口般輕輕繼續啄著,「即使是我,也會有為妳當時的眼神感到傷心惱怒。」

聽到這裡,櫻總算有些反應過來了,可是,怎麼說呢——她不由將目光直直對上這個似乎對她的小嘴唇愛不釋口的男人,他也不知道是氣過了頭還是怎麼的,剛剛那股凌厲的氣勢消散了,倒像個受傷的小動物,正在不安地感受著溫暖——還真有些可愛的。

她忍不住咧開嘴﹕「對不起嘛,老師。」然後伸手抱住他的脖子,依賴般埋到他懷裡。

「就這樣?」他啞著聲音問道。

見男人的臉依然繃著,少女只好忍住羞澀吻了吻他的唇。

難得軟玉溫香撲進懷裡,男人自然不會放過,他反客為主地把少女按在沙發上,唇貼著唇反覆廝磨了一會,直到她習慣了那樣的親暱,才重重地吸吮著她柔軟的唇瓣,一下又一下,似是要把她的氣息全都吞噬掉。

少女被吻得暈頭轉向,只能生澀地回應著他,直到她險些無法呼吸,男人才停下了這個吻。

剛剛那個吻完全顛覆了她的認知,即使經驗尚淺,她也分辨得出男人的吻跟平常的不一樣。她抬眸看向他,恰好捕捉到他眸底那抹跳躍的火花,她不自覺顫抖了下,男人隨即察覺到她閃躲的意圖,歛下了眸光,笑著捏了捏她的小鼻子,「下次再被人問,知道應該怎麼回答了?」

「知道啦,」被吻得暈乎乎的少女沒好氣地回道,輕輕推了推他,「老師你好重,快起來。」 (隱藏章節密碼:  32800)

「話還沒說完。」男人又在她唇上偷香了一下,道﹕「三十分鐘到底厲不厲害,這種問題妳該問我才是。」

男人的語氣輕輕淡淡,彷彿在談論今天的天氣,少女的臉卻是轟地爆紅,沒想到會被男人聽到她們說八卦,她羞得直想挖個地洞把自己藏起來,有些語無倫次地道﹕「誰、要問這些了﹗我一點都不想知道﹗﹗﹗」

他握住她的手,唇貼著她的掌心輕舔著,懶洋洋地道﹕「我倒是很想知道能多久呢?不如櫻陪我試試?」

親熱天堂看多了就是不一樣,同樣是開黃腔,這也比她和護士們的段數高太多了。

即使眼前的是自己的戀人,但談到這種事,少女也羞得要命。她緊張地吞了吞口水,「我不太記得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雖然醒來時她痛得要命,雙腿發軟,不過第一次通常都會感到難受,也不知道到底做了多久。

她並不知道卡卡西一直在等她這句話,他笑了笑,「那就來重溫吧。」

說完,男人低下頭,或輕或重地吸吮著她粉嫩的耳垂,她急急地推著他,他卻紋風不動。

「不用重溫也沒事的……」她別開臉,羞得滿臉通紅。

「既然旗木卡卡西是春野櫻的男人,要是不好好使用一下,不是很吃虧嗎?」他扳轉她的臉,眼神銳利得彷彿緊咬著獵物不放的獵人。

    t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