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在佐助的堅持下,櫻休息了三天。

大概是因為她說過自己肚子不舒服,佐助不想讓她太勞累了,說山上危險,直接命令她留在家裡休息,可是她只能待上一個月,當然希望把能做的事情都做好。

在他為理想努力的時候,她也想成為他的助力。

她好說歹說,說到嘴都乾了,佐助才勉強答應讓她在村裡找點事情做,但條件是不能太操勞。

那之後香磷就形影不離地跟著她,該是佐助不放心她的身體狀況,要香磷陪在她身邊。

佐助君未免太會操心了,就算她去後山採藥遇上強盜,倒霉的也只會是那些強盜。她是醫忍,可以管理自己的身體狀況,只是自從懷了身孕,有點力不從心而已。

休息了兩天後,她又精力十足地在村裡四處行動,看看有什麼事情可以幫忙,當看見農地旁有幾名婦女皺著眉不知道在討論些什麼,她跟香磷說一聲,便走了過去。

櫻那一頭粉髮,以及陪在身邊的香磷已經是最佳的標籤,不需多作介紹,村裡的人都知道她是佐助大人的妻子,自然也聽說過她教村裡的女孩上山採藥和用藥的事,一見她過來,臉上隨即流露出毫不掩飾的崇拜和喜悅之情,似是深信她可以為她們解決難題。

這種自然而然流露的表情比任何恭維話都要受用,櫻本來就想幫助她們,現在更加不想讓她們失望了。

在婦人們你一言我一語之下,櫻總算掌握了狀況。

在田之國裡並沒有專職務農的人,幾名婦人也是定居此處後才開始種菜。可是播種期間土壤裡總有害蟲為禍,使她們煩惱不已。

櫻看著幾塊農地思考了一會,她曾經看過一本書,裡面有提到如何防治害蟲,可以用拌種的方式,把藥劑和種子拌在一起,那在播種以後,就不會有害蟲啃食種子。不過這事她還要多加研究,畢竟這是農作物,要用藥還是以天然材料合成比較妥當。

櫻心裡有了計較,微笑問道﹕「我可以下田看看嗎?」

幾名婦人忙不迭點頭,看著櫻的眼神都帶著滿滿的期望。

鷹小隊都是根據佐助的命令而行動,在他們眼裡,佐助精明反應快,冷靜沉穩,是位出色的領導者。

香磷在旁靜靜聽著櫻跟婦人們的對答,雖然她對務農一無所知,但觀察婦人們的表情,看得出櫻的問題全都問在骨節眼上。在此之前,香磷跟櫻接觸不多,只知道對方是出色的醫忍,沒想到她如此博學多聞,剛剛那一剎那她甚至有種佐助本人親臨的感覺。

難怪佐助對她說,只要不危險不勞累,櫻要做什麼都可以,由此可見佐助十分了解妻子的能耐,對她信心十足。

要是櫻能夠在田之國定居,一定可以成為佐助無法取替的搭檔。

櫻表面上笑著,心裡卻是忍不住嘆氣,作為丈夫的附帶存在,她實實在在感受到在上位者的壓力,而佐助被這樣注視的機會一定多不勝數。

櫻下定決心不能辜負這些人的期望,她俐落地脫掉鞋子,捲起褲管,走下田彎腰抓起一堆土壤,仔細地觀察了一會,再拜託香磷去找適合的容器,打算把土壤帶回去研究。

就在此時,身後傳來了佐助略帶急躁的聲音﹕

「妳在幹什麼?」

可是,急躁?

第四次忍界大戰後,佐助回到木葉生活,性子越發沉穩,也是從那時候起,她沒有聽到過他用急躁的語調說話。

櫻以為這是幻覺,可下一瞬,她整個人已被抱起。

佐助一把抄起櫻的膝蓋彎,把她橫抱在懷裡,吩咐香磷處理後續事情,便大步流星離去。

抱著櫻回到小屋裡,佐助讓妻子坐在床上,丟下一句乖乖待著便步出小屋。

過了一會,他捧著一個小盆子回來,把小盆子放在地上,取過毛巾沾了些水,仔細地為櫻擦拭手上的污泥。

櫻被他罕見的溫柔舉動嚇得有點手足無措,猜想著他是不是還在意自己說肚子不舒服,搖著手道﹕「我身體已經好了,佐助君不用在意。」

不用在意?他已經許久不曾嚐過這種緊張的滋味,在接下來的九個月裡,這種擔驚受怕的感覺也會一直伴隨著他,直到寶寶平安出生。

櫻不知道他已知情,說不定也不是壞事,不然她一定會被緊張兮兮的他嚇到。

佐助在櫻面前蹲下來,捧起她的腳,輕輕擦拭著,又用溫熱的毛巾包裹住她的腳,用力地按摩起來。

看著丈夫毫不忌諱地為自己洗腳,櫻更慌亂了,她想抽回腳,卻被佐助握得更緊。

「佐助君——」

「別亂動。」他抬頭瞪了她一眼,「不管妳有什麼理由要下田,也不許再去了,我可以代妳去。別沾水,要是著涼就不好了。」

「不過是下田一會兒,我哪有這麼嬌弱?」她鼓起腮幫子。

的確她一直很健康,但現在體內多了個小生命,自然不能輕忽。

從前在各地旅行的時候,佐助聽過有老人分享經驗,說不要和懷孕的老婆爭吵,也不要試圖講道理。

現在回想起來,這番話還真有道理。

「妳不是身體不舒服嗎?要是受寒生病了,就什麼都做不了。」佐助避重就輕地道。

櫻一想也是這個道理,就沒再反駁了。

她盯著那顆黑色的腦袋瓜,看著他低頭為自己賣力按摩著,忍不住伸手捂住發燙的臉頰。

倒是……佐助君不用按摩得這麼仔細了,雖然很舒服,但她還是不習慣被這樣對待,就好像她是他掌心上最珍貴的寶物。

那麼,他是不是也會為他們的孩子而感到高興?

 

 

尾聲

 

轉眼間,櫻已經在田之國裡待了兩個月。

說好的一個月期限到來的時候,她其實挺擔心會被佐助打包帶回木葉,見佐助沒有提起,她當然也不會笨到說要回去,後來她才知道佐助早已悄悄給綱手寫信,說要讓她在這裡待下去。

櫻問佐助信裡寫了什麼,他卻不肯說。

她漸漸習慣了這裡的生活,也因為能幫上佐助的忙而感到滿足。

她已經打定主意要在此定居,卻苦惱著不知該如何求得佐助的同意。

除此之外,她還有另一個煩惱——

她已懷孕三個月,腹部開始微微隆起,這事怕是瞞不下去了。

從木葉帶來的衣服已經無法掩飾體態,就在她苦惱著要到哪裡買衣服又不會被佐助發現的時候,香磷為她帶來了十多件簇新的孕婦裝,當她問起香磷這是在哪裡買的,對方卻說不出所以然來,由此可見這些衣服不是香磷買的。

最近只要到了晚上,佐助就會帶她出去散步,睡前還會逼著她做運動。

她可是醫生,自然知道那些都是對孕婦有益的運動。

櫻幾乎可以確定佐助知情,可是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她本來就比佐助更沉不住氣,懷孕後脾氣更大,晚上便忍不住抓住佐助問起這事來。

「佐助君,你知道了吧?」

佐助習慣性地為她按摩腳丫子,淡定地抬頭看著她,「嗯?我該知道些什麼嗎?」

他的語氣很平靜,聽不出有沒有在生氣,櫻想起自己對他隱瞞了這麼久,頓時有點心虛。

她摸著肚子,終於把藏在心底的話說了出來,「這裡……有了我們的孩子。」

即使心裡有再多的疑慮,這些天以來佐助所做的一切,已經足以讓她相信他不會嫌棄他們的孩子。

下一瞬,她已被佐助摟進懷裡,那是一個用力得令人窒息的擁抱。

佐助把臉埋進她肩窩裡,她能清楚感受到自他雙臂傳來的微微顫抖。

「櫻,謝謝妳。」

他連聲音也是顫抖的,櫻聽得眼圈一紅,她輕輕撫摸佐助的腦袋瓜,笑道﹕「怎麼佐助君總是在向我道謝?」

「水月他們曾對我說過,田之國的存在給了他們一個家,一個可以歸去的地方。很久以前,宇智波大宅就是我的家,可自從族人不在以後,那只是一個空蕩蕩的房子……」佐助緊緊擁抱著她,捨不得放手,「而妳的存在,就是我的家。」

十二歲那年,她挽留了矢志復仇的他,雖然他不得不走,但她的淚水讓他知道世上還有人願意為他付出感情和決心﹔十六歲那年,他差點成為廢人,當他進行艱辛的復健時,她義無反顧地陪在他身邊﹔二十歲那年,她成為了他的妻子,讓他擁有一個溫暖的家﹔二十一歲那年,即使再不捨,即使要過著聚少離多的生活,她還是支持他的理想。

而現在——

他將會擁有新的家人。

對於給予他一切的人,他這句謝謝會一直說下去,直到百年之後。

沒想到佐助會因為她有了孩子而這麼激動,櫻忽然覺得東想西想的自己很傻。

兩人的視線對上,櫻吸了口氣,問道﹕「佐助君,我可以留下來嗎?」

「待在我身邊不要再亂跑了,看不見妳只會讓我更擔心。」佐助輕撫她的肚子,臉上泛起溫柔的笑容,「怎麼就只有肚子長肉?妳要多吃點,不然會餓著肚裡的孩子。」

櫻哼了一聲,「這麼快就只在意孩子,不在意妻子了?」

佐助笑了笑,「讓妳多吃點,是為了妳好,也是為了我好。」

「為了你好?」櫻疑惑地眨了眨眼。

佐助湊到櫻耳邊,嘴唇幾乎碰上她小巧的耳珠,低聲道﹕「好不容易終於等到妳懷孕三個月了,妳要是能多長點肉,做那種事的時候,我也能放心些。」

櫻的臉頰轟地燒了起來,急忙伸指抵在佐助唇上,「不許說這種話,寶寶會聽見的﹗」

佐助挑了挑眉,摸著櫻的肚子,語氣溫柔﹕「寶寶乖,閉上眼睛,一會就好了。」

櫻還沒來得及問為什麼,佐助已經抬起她的下巴,低下頭輕輕印上她的唇,給她一個溫柔纏綿的吻。

 

 

Fin.

 

 

小後記:

 

這是橫跨了好幾年的大坑,終於填完了不要打我 T T

火影完結後,曾一度覺得那樣的結束,真讓人打不起精神寫甜文,不過後來也看開了,只要不往那邊寫就好了(喜歡結局的朋友不要打我,我就是不怎麼待見漫畫結局的)

希望佐櫻就像文裡那樣,雖然也有過難捱的時刻,也有過短暫的分離,但至少佐助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一輩子為木葉和忍界效力,而姑娘也可以永遠和佐助在一起,而不是過著原著裡那種悲慘的聚少離多的生活。

寫的時候覺得佐助真的很幸福,有姑娘這麼一個人義無反顧地愛著他,他的謝謝也可以說到天長地久了。

所以幸福的佐助也該給我的姑娘幸福了 QAQ

感謝幻大和咩大幫我修改,這篇才能順利完成,愛你們!!

有個好寫的佐櫻黑暗風長篇梗,爭取年底或明年開坑,應該也會繼續與原著結局背道而馳。

貼吧的舊貼子都不能看了,那些黑歷史佐櫻舊坑,也會慢慢搬上來老福特的。

感謝願意等待我填坑的大家,辛苦你們!

最近在準備本子,身陷趕稿地獄之中,留言暫時未能回覆,抱歉!!

感謝一直相伴,愛你們!!!

文章標籤

t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