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櫻生日快樂,笑逐顏開,幸福過日子 >3<

 

>>>

 

粉髮女子從診症室步出,拿著手上的藥單,臉上的表情不見憂慮,反而隱隱鬆了口氣。又是每月一次的檢查,對櫻來說那更像是例行訓話——她也是醫忍,自然了解自己狀況,但綱手師傅特地讓靜音師姐來擔任自己的主治醫生,也是怕一般醫忍給她看病的話,她連醫囑都不會放在心上,更遑論乖乖聽話了。

要多注意休息,不能太勉強自己……

靜音的話言猶在耳,她幾乎可以倒背如流,也是在戰後發現自己因過度使用禁術,對身體造成沉重的負擔,她才能理解那些長期病患的心情。不管她願不願意,這毛病也會追隨她一輩子,而她最不願意的就是成為別人的負累。

在所有人都為重建木葉而付出心力的時候,她又怎麼能休息呢?

正思考著明天的工作安排,櫻垂著頭沒注意到前方有人,要不是對方扶穩了她,她早就一頭栽進對方懷裡。

她正欲抬頭道歉,對方已輕輕一戳她的額頭﹕「下次可沒有人接住妳了。」

下一瞬兩人的視線對上,櫻圓睜著眼,微張著嘴巴半晌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佐、佐……」

「鳴人說妳要下班了,一起回去?」黑髮男人淡定地瞥了櫻一眼,表情神態平靜得讓她有種錯覺,彷彿他們不曾分開兩年之久。

「佐助君,你要回來怎麼也不先說一聲?」想到鳴人竟然比自己早一步迎接丈夫,櫻忍不住微嘟著嘴,澄明的碧瞳裡寫著不滿。

這就是所謂的驚喜吧?

然而這句話他是怎麼都說不出口的。

佐助有點尷尬地輕咳一聲,稍稍把視線從妻子嬌嗔的臉上移開,瞥見她捏在手中的字條,櫻幾乎是反射性地把字條塞進口袋裡。

「這是病人的藥單……好了,我們回去吧﹗」

粉髮女子以笑容掩飾眸裡一閃而過的慌張,拉起男人的手便要離開醫院。

男人沒說什麼,但那隻緊緊挽著他的手,一反常態地有些微涼。

 

 

>>>

 

天色漸晚,華燈初上。

佐助深深感受到木葉在他離開後產生的種種變化。大街上商店林立,人潮洶湧,偶爾還能看見異國人混跡其中,本地人卻沒有流露半分排斥。

為了取得眼前的和平,忍界聯軍所流的鮮血難以估計,然而這一切卻又脆弱無比。在戰後的一次五影會議裡,眾人懷疑白絕兵團早在忍者誕生時便已存在,而製造他們的很有可能是一股比大筒木輝夜姬更強大的力量,要是這股可怕的查克拉真的潛伏在某處,只怕眼前種種化為飛灰也不過是數秒間的事。

身為火影的鳴人抽不了身,能感知這股強大查克拉且能加以對抗的只有他,他無可避免地成為這任務的不二人選,這一點他比誰都清楚,只是——

佐助垂眸凝視拉著他手臂,已經從震驚中清醒過來,一路上咧著嘴輕哼著歌,眉宇間滿是喜色的妻子,禁不住暗嘆口氣,溫柔地揉了揉她的髮頂。

不一會兩人離開了繁榮街道,拐進小巷之中。戰後木葉的人口持續增長,宇智波大宅雖偏處一隅,附近的空地也漸漸發展成住宅區。

四周陌生的房屋讓佐助幾乎認不得回家的路,居民來來往往,不少打量的目光大喇喇地落在了他的身上——或是因為妻子見人就打招呼之故,又或許只因為他自己久久不曾回來,但很顯然,這一刻他就是最受矚目的所在。

……原來春野小姐真的有丈夫,我還以為莎拉只有媽媽呢。」行走間,一句話就那麼不高不低地飄入佐助耳中。

接話的人等他們稍稍走遠了才接著道﹕「據說那就是宇智波佐助,雖然長得不錯,眼神也太可怕了,一身殺氣,怎麼看也不像可以安穩生活的人,咱們還是少跟他們家來往吧……」

以佐助的耳力,自然是把兩名婦人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他看了一眼臉上仍掛著笑容,俐落地抽出鑰匙的妻子,並沒有在她身上找到半分介懷與在意,想來那些鄰居說三道四也不是這一兩天的事。

拉著丈夫走進宇智波大宅帶上了門,櫻俏皮地朝佐助眨了眨眼,笑著說﹕「歡迎回來,宇智波先生。你是要先洗澡還是先吃飯——」

她得意的表情還沒能維持五秒,整個人已被男人一把抱起,直到被抱放在房間的床上,看著男人彎身為她脫鞋,也跟著爬上床,那張比兩年前更加成熟俊美的臉龐在眼前漸漸放大,她的臉騰地燒了起來,差點羞得要用怪力推他——

「佐、佐助君,等一下﹗那個……至少讓我先洗澡啊﹗」

男人沒有回應她大膽的發言,只是來回輕撫著她那張比兩年前又小了一圈的臉。即使雙頰泛紅,她的臉色仍難掩蒼白,佐助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凝視她半晌,右眼忽地紅芒大盛。

櫻只覺一陣睏意襲來,本欲加以抵抗,在男人輕柔的撫弄下卻漸漸合上了眼。

在陷入昏睡的前一刻,她隱約感覺到佐助湊到自己耳邊說了一句話,小小的唇角滿足地彎起。那聲調並不溫柔,卻莫名讓她安心——

終於回來了,她的佐助君。

 

 

>>>

 

「佐助,你難得回來一趟,不待在家裡陪櫻醬,來火影辦公室是要怎樣?我可不想捱櫻醬的拳頭﹗」

鳴人一臉「你趕緊給我滾出去」地看著一大早便在火影辦公室現身的黑髮男人,內心已經將他腹誹詛咒了一萬遍不止。這人真是當了別人丈夫都不懂女孩子,這剛回到木葉的頭幾天,醒來第一件事都是找他,這說得過去嗎?真不是害他又要繼續被櫻醬揍嗎?

「櫻還在睡覺。」佐助並不打算跟鳴人瞎纏,直截了當地道﹕「我打算在木葉待一個月。」

「一個月嗎?」鳴人微微一怔,用兩手支著下巴,輕皺著眉思索了一會,「上次調查進行到雷之國附近的區域,亦是我們推測最有可能有神秘查克拉潛伏著的地方,五大國會議裡各國代表都希望盡快能完成那邊的調查……」

佐助沒有接話,神色不動地看著鳴人。

不一會鳴人便屈服下來,嘆了口氣道﹕「半個月已經是極限了,可以嗎?」

佐助微微頷首,便要轉身離開辦公室,鳴人見狀忍不住叫住他,道﹕「佐助,沒猜錯的話,你剛剛去找靜音了吧?」

被黑髮男人瞪了一眼,鳴人反倒哈哈大笑起來﹕「你有什麼話就不能直接跟櫻醬說麼?再這麼悶騷小心被拋棄哦。」

回應鳴人的是一記更狠厲的眼刀,以及門板被帶上的聲響。

 

 

>>>

 

——不急,明晚再補償妳。

櫻醒來的時候,黑髮男人低沉的呢喃仍在耳邊迴盪不止,清晰得讓她想忘都忘不了。

她坐起身環目四顧,並沒找到黑髮男人的身影,才鬆了口氣又有點失落,抓起被子捂住自己發燙的臉頰。

哎,什麼不急啊?說得她很急似的。

想到了今晚說不定會這樣那樣,她就無法冷靜下來,睽違兩年的親密行為,還真是讓人害羞。

「妳在想什麼?」

一把熟悉的低沉男聲傳來,下一瞬她身上的被子已被掀起,那張赧紅的臉毫無防備地對上男人沉凝的目光。

「我……才不告訴你。」她急忙搪塞過去,可在他了然於心的目光中,只覺內心一陣此地無銀三百兩。

佐助自然看得出她在想什麼,但根據經驗,若是他追問下去,小妻子就該炸毛了,於是他坐到床邊,一邊戳著她額頭一邊道﹕「大白天在胡思亂想什麼,妳再睡一下,晚點我會叫妳起來。」

「我不睏。」櫻用力搖搖頭,也不知道佐助能待上幾天,難得夫妻相聚,她不想把時間浪費在休息上。

一眼便看穿妻子的心思,佐助安撫地摸了摸她的髮,道﹕「這次我會待上半個月,妳先睡一會……」

櫻歡呼一聲,猛地從床上跳下來,直衝往客廳,不到幾秒又抱著幾本旅遊指南折回,把手上的東西一股腦塞進佐助懷裡。

「佐助君,一起去旅行吧?我明天會去請假的。去花之國好不好?那兒正值花季呢﹗北方也不錯……」

聽妻子喋喋不休地說著,佐助沒有接話,只是定定地凝視著她喜孜孜的表情,眼神漸漸柔和下來。

想起靜音的話,眸光又沉了沉,雖然櫻現在的身體狀況不適宜遠遊,不過有他在身邊照看著不會有事,再說面對這張笑靨,他也無法說出拒絕的話。

 

 

>>>

 

宇智波櫻用了整整一個下午打造了一個引以為豪的行程,要不是丈夫堅持要她多休息一天,她簡直恨不得立馬拉著丈夫出發。上次一起旅行,已是佐助帶著她離開木葉,四處流浪那會兒,當時他們還沒結婚呢。這次也可以當成是遲來的蜜月之旅?

就在櫻興致勃勃地收拾行李的時候,一隻黑鷹從窗外飛進宇智波大宅,穩穩地落在佐助手背上。佐助解下黑鷹腳上的紙卷,看了一遍後跟妻子說了句「我去鳴人那兒一趟」,便飛快地離開了。

晚上佐助回到宇智波大宅,一進門便看見妻子收拾妥當的兩個行李箱,妻子的喜形於色讓他罕有地嚐到有口難言的滋味。

「佐助君,你回來了。」櫻上前挽住佐助的手臂,笑咪咪地道﹕「我在做明天的便當,你想吃什麼?」

佐助輕輕擁了擁妻子,見她一臉疑惑,他暗嘆口氣,摸了摸她的髮,「櫻,雷之國發生突變,鳴人跟雷影商量後,要我明天出發……」

其實佐助臉上內疚的神色她看得分明,可他眼中那抹隱忍和期望,卻怎麼看都像在撫慰一個任性的孩子。櫻微微收歛了喜悅的笑意,手也不自覺放開了他的手臂,似是在等他繼續解釋,也似是在努力消化這件事,她靜靜地盯著他逐漸恢復平靜的臉,不發一語。

佐助知道說再多也無法彌補這種突如其來的落空,可他也不願意她過多在這件事上糾結,便主動伸出手將她攬到懷裡輕輕順著背﹕「便當我會帶上的。」

即使心裡明白這一切佐助也是身不由己,可他所流露出的,也不過對她的一絲內疚,那這趟旅行呢?櫻一點一滴認真回想著,似乎從一開始到現在,她就從沒在他臉上看到過期待,饒是她再如何想要體貼他的工作,這一刻也做不到心裡沒有半點委屈。

櫻微微垂下眼簾不去看他,忽而覺得自己說出這句話時的心情,就跟語氣一樣冷﹕「沒關係,我可以自己去。」

佐助微乎其微地皺了皺眉,「下次再一起去吧。」她的身體狀況仍然不穩定,要他怎麼放心讓她一個人在外十多天?

也許是擔憂之故,佐助的口吻隱隱透出一股專斷的氣勢,那讓櫻心裡更不舒服。倔強如她自然不會就此屈服,雙手抱胸一臉不悅地道﹕「要等你回來說不定又要兩年,也不知道到時會不會有什麼突發狀況,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強你,還是我自己去好了。」

「我從沒說過那是勉強。」佐助只是看著她,一臉平靜地道﹕「櫻,把行李都放回去。不管妳想到哪兒去,我下次一定會陪妳的。」

櫻簡直懷疑佐助是不是會讀心術,所以才會說出這句對她極具殺傷力的話,可他越是平靜,她就越是控制不住要生氣﹕「誰知道下次又是什麼時候了……我不管﹗收拾了那麼重的行李我放不回去了。」

聞名忍界的怪力少女說自己抬不動區區兩箱行李……佐助嘆口氣,認命地彎腰要拿,但纖細的身影更快地擋到他行李箱前,他抬頭看她一眼,只見那氣鼓鼓的側顏,那神采奕奕的綠瞳連個正眼都不給他了。

真是許久沒見妻子耍小性子的模樣,不得不說,真有幾分思念,若不是還有此刻兩人馬上吵架的前提,他倒是挺想偷一記香吻,然而無奈,他只能把手伸向另一個行李箱,可還沒碰到,櫻已經更快地杵在前方——如此這般來回了幾次,她還是那副氣著不望自己的模樣,佐助失笑,只得直起身子,在她閃躲的目光中,不容拒絕地戳了戳她的額頭﹕

「對不起,下次一定不會再食言了。」

其實這動作對於櫻來說,比起一個吻更能化解她心中的糾結,可一思及剛才自己幼稚的舉動,再對上他耐心至極的眼神,她忽然就少了幾分氣焰,但嘴上卻怎麼也不肯服輸就是了﹕「我明天絕對不會去送行的﹗」說完便拖著兩大箱行李回了房間,驚天動地地關上了房門。

佐助盯著那猶自可憐地顫抖著的門板,不禁輕輕搖頭。

雖然她生氣的模樣也很可愛,但他果然更愛看她的笑臉。

 

 

>>>

 

櫻躺在床上想東想西,輾轉反側,一夜無眠。

直到晨光初綻,她豎起耳朵注意房外的動靜,當那輕微的關門聲傳入耳中,雙眸不禁一黯。

也許是分開太久了,她根本想不起上次吵架是何時的事,更想不起是怎麼和好的。

整整一夜沒有休息,她只覺頭昏腦脹,伸手按摩了頭部幾下,重重嘆了口氣,溜下床打開門,只見她準備的便當正原封不動地躺在餐桌上。

她思考了幾秒,便拿起便當衝了出去。

下次兩人再相見說不定是幾年後的事了,她果然還想再見他一面,好好跟他說下次一起旅行的事。

櫻走在大街上,正欲躍上樓頂一口氣飛奔到村口之際,不遠處傳來一把女聲,牽絆住她的腳步。

「宇智波太太,早上好。」

「山下太太,早上好。」臉上堆起笑容,櫻抱著便當狐疑地打量一臉善意的鄰居太太,雖說她每次看見這位太太都會打招呼,但對方從來都是一副避之則吉的模樣,今天竟然笑咪咪地叫住她,到底吹的是什麼風啊?

「宇智波先生長得好看,人又有禮,宇智波太太真有福氣。他剛剛跟幾戶太太打招呼,說他因工作的關係長年在外,希望我們能多多關照妻子。說真的,一開始不了解你們家的狀況,還真是不敢跟你們往來,以後請多多指教了……」

櫻一下怔住,腦子有點嗡嗡作響,鄰居太太還說了什麼她已聽不見,只看著對方不斷開合的嘴,發起了呆。佐助是個外冷內熱的人,小時候她就知道了,但她同樣很清楚,隨著年歲增長,他也越發的內歛自控,像鄰居太太口中這些事,她竟完全想像不出他是以怎樣的心態和神情去做的。

心不在焉地跟鄰居太太道別後,櫻拔腿便跑,可還沒邁出幾步,忽地一陣暈眩襲來,她眼前一黑,雙腿一軟已經不受控制地止步不前——

迷糊間,她似乎看到墨黑色的披風在風中獵獵作響。

那是她徹底陷入黑暗前,腦海裡最後浮現的畫面。

 

 

>>>

 

櫻睜開眼,入目的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空氣裡滿是熟悉的消毒藥水氣味,她不用思考便知道自己身在醫院。

她想坐起身,卻是渾身虛軟,頭痛得厲害,便又閉眼躺回床上。

一隻大手忽地落在她額上,輕柔地按摩她的太陽穴,頭部的痛感頓時大減,她不禁舒服地呻吟出聲。

「沒事的,再睡會兒。」

一把熟悉的男聲飄進耳裡,卻帶著陌生的溫柔,她再次睜眼,不意對上了黑髮男人的臉,那雙漂亮的眼眸在晨光的照拂下竟帶著幾分暖意,這難得一見的景象讓她幾疑身在夢中,雖然夢很美很好,然而想到自己還要去追佐助君,她又閉上雙眼,只盼能快點從夢裡醒來。

一陣咕嚕聲在病房裡響起,接著她被男人扶起,半坐在床上,直到一片鮮甜的果肉送到她嘴邊,那真實感讓她猛地睜眼,這哪裡是做夢了?

「發什麼呆?不是餓了?」男人無視妻子的傻相,把削好的蘋果肉餵進她口中。

櫻努力回想昏睡前發生的一切,想來該是她在街上昏倒了,被送到醫院,靜音師姐再派人到村口通知佐助此事。

看著盤子上那幾片形狀奇特的果肉,她本想吐槽丈夫的技術水平還不如十二歲的自己,忽然想到一件更重要的事﹕「佐助君,你的任務……」

「等妳好起來再出發。」佐助輕描淡寫地把任務的話題帶過,摸了摸她的臉頰問道﹕「要不要再來一個蘋果?」

「我想吃紅豆丸子湯﹗」她雙眸一亮。

「靜音說妳這幾天最好別吃甜品……」

櫻嘟起嘴,露出一個佐助非常熟悉的任性表情,「我就是想吃嘛﹗你偷偷帶給我,靜音師姐又不會知——」

接下來的話消沒在交疊的唇齒之間,男人彎身堵住了妻子的任性抱怨,直到她快要缺氧才鬆開了她。

「暫且用這個來代替紅豆湯。」

低沉的嗓音如醇酒般惑人,男人輕撫著妻子微腫的唇瓣,端詳著她稍稍恢復血色的臉,那顆在得知她昏倒後一直懸著的心終於安定下來。

就算沒有鏡子,櫻也知道自己的臉紅得一塌糊塗,可是始作俑者還是那副始終如一的面癱表情,那讓她恨得牙癢癢的。

「你、你……削蘋果的技巧真爛﹗」她惱羞成怒地道。

男人伸指在她額上輕輕一戳,唇角微微勾起,那抹笑在一片燦爛的晨光映照下,宛如冬雪初融,教人無法移開目光。

「下次回來再教我吧。」(《渡夢》密碼﹕0714)

 

 

Fin.

    全站熱搜

    t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