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大家新年快樂,大雞大利

 

>>> 

 

打從剛剛碰面起,春野櫻就覺得男友今天很不對勁。

大街上黑壓壓的擠滿了趕赴煙火大會的人,放眼望去,都是穿著五彩繽紛浴衣的年輕男女,笑鬧聲不絕於耳,彷彿連空氣都充盈著一股鮮活的氣氛,春野櫻向來都很享受熱鬧的節慶,然而——

春野櫻雙眸一瞇,快步且大步地穿過人群,趕在金髮少年撞上電線桿前,一把抓住了淺藍浴衣的後領。

被春野櫻拉住的漩渦鳴人很自然地停下腳步,一臉迷茫地看著少女,「怎麼了?櫻醬。」

怎麼了???這已經是你今天第三次差點撞上電線桿,剛剛還第四次差點被人潮沖走了﹗

春野櫻看著漩渦鳴人明顯心不在焉的小模樣,一把無名火便從心底燒起,可今夜的氣氛那麼好,她也不想動不動就揍他了,何況自己還穿著浴衣,應該淑女點才是,於是她瞪著他﹕「發什麼呆呀,好好看路啊。」

「好﹗」漩渦鳴人笑瞇瞇地點頭——不管春野櫻說什麼,他從來都是說好。

……所以這話,算是聽進去了嗎?

漩渦鳴人那麼乖順,少女倒有些無奈了,她索性牽起他的手,讓他緊跟著自己走。

兩人交往也有半年了,期間牽手無數次,可是每次牽手這傢伙還是像第一次那樣,藍眸閃閃發亮,彷彿收穫了全世界那麼滿足。

這會兒他卻一反常態地低著頭,嘴裡唸唸有詞,依然沉浸在她所不理解的世界裡。

她這男友真的很好懂,上個月兩人才去過煙火大會,昨天他約她的時候,她也沒問他為什麼又想去了,反正他一定又看了佐井的書,要給她什麼意外驚喜了吧?人艱不拆,對一個連說謊都不會的傢伙,她又何必問那麼多呢?

 

 

>>> 

 

「浪漫氣氛很重要……七點三十分煙火大會開始前,要到人煙稀少的地方……八點煙火盛放,最好直視她的眼睛,說什麼……誒,什麼妳比煙火更有火力?接著單膝跪在地上,掏出戒指……糟了﹗是先跪下還是先掏戒指呢……」

佐井那傢伙說過根據統計,在煙火盛放的環境下求婚,成功率是最高的。

可是佐井借給他的書怎麼這麼麻煩?連步驟都不能出錯,不管怎麼樣只要在煙火大會上人煙稀少的地方給她戒指不就好了了嗎﹗

漩渦鳴人苦惱地撓著頭,視線不經意掃過手錶,赫然發現分針已經指向三十分﹗

卧槽!

語氣助詞才脫口而出,他已經一把拉過春野櫻,在她驚訝的目光中打橫抱起她,對著屋頂和電線桿就是幾下輕躍,數個起落後,兩人已經穩穩地落在煙火大會會場外的一個小山丘上。

夜空澄亮如鏡,星子稀稀落落,潑墨的黑,星點的光,奇妙地融成一片厚重靜謐,彷彿沉落湖底的金砂閃著炫目的微光。本想怒目相對的少女,在抬頭望見似乎觸手可及的夜幕時,到了嘴邊的話語已然化成讚嘆﹕「說吧,你是怎麼發現這個好地方的?」說著,她睨了他一眼,那雙綠瞳映著遠處的燈火通明,如流螢般笑意盈盈,「而且,竟敢才告訴我。」

漩渦鳴人鮮少被女友誇獎,不由笑得咧開了嘴,「嘻嘻……我找了好久,畢竟書上說要在安靜的地方求——」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他嚇得掩住自己嘴巴,偷瞄了粉髮少女一眼,只見她「恰好」扭頭看往別處,並沒注意到他可疑的舉動,也沒追問他,他不禁吁了口氣。

春野櫻佯裝沒發現男友的異樣,依舊一臉興奮地望著天空,可心底卻沒忍住感慨起來。其實她也不是不期待的,所謂的驚喜請快點來吧,不然要她繼續裝作沒察覺到那些百出的漏洞,也是怪辛苦的。

漩渦鳴人頻頻看錶,眼看時針快指向八點,他搓了搓滿是冷汗的手心,簡直比面對千軍萬馬還要緊張。

怕什麼呢?漩渦鳴人。面對輝夜姬你也是面不紅氣不喘的啊﹗

金髮少年不住在心裡為自己打氣。

然而,就在分針指向五十五分時,一個小小的意外差點讓漩渦鳴人一頭撞向樹幹——

 

 

>>> 

 

瓢潑大雨飛灑而下,漫天雷鳴閃電,霎時間沙沙雨聲和著轟隆雷聲,點燃了寂靜的空氣,夜空是一片不遜於煙火盛放的熱鬧。

春野櫻急忙拉著一臉生無可戀的漩渦鳴人到不遠處的山洞內避雨,大大藍眸裡的失落太過明顯,可是想到她對「驚喜」該是一無所知,她也想不到該怎麼安慰他。

「因大雨的關係,今晚的煙火表演將會取消,如有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循環不息的廣播從不遠處的煙火大會會場飄過來,聽在漩渦鳴人耳裡,簡直是致命一擊。

……那本書可沒有提到遇上大雨,煙火大會取消了還可以怎樣浪漫地求婚啊喂﹗漩渦鳴人差點忍不住吼起來。佐井那傢伙也真是夠不靠譜的,難怪至今捧著幾十本書卻追不到一個女朋友﹗﹗﹗﹗

春野櫻耐心地等待金髮少年在角落裡畫完圈圈,才呼了口氣道﹕「鳴人,下雨天氣更冷了哦。」

漩渦鳴人好不容易從絕望的深淵爬了上來,聽粉髮少女這麼一說,忽地靈光一閃,想起佐井說過女孩子最欣賞有紳士風度的男人,便伸手去解自己的外套給少女披上,「櫻醬,穿我的外套吧﹗」

「傻瓜你哪來的外套啊。」少女有些失笑,卻也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這傻瓜到底從佐井那裡看了什麼變得那麼不正常呀哎。

金髮少年整副心神都放在求婚作戰上,出門時連穿外套都忘了,這時不再緊張,才真真切切感到冷,連連打了幾個噴嚏,眼淚鼻涕齊流,狼狽到極點。

他瑟縮了下身子,忽地脖子一暖,抬頭一看便看見粉髮少女突然湊近的漂亮臉蛋,一股清新的少女甜香撲面而來,他只覺心跳急得快要衝破胸口。

她幫他把圍巾圍上,看著他傻氣的模樣,禁不住笑罵了一句﹕「笨蛋。」

下一瞬她的手已被少年緊緊攥住,力度之重,幾乎握痛了她。

少年臉上的表情一轉,眼神專注認真,彷彿她便是世間唯一能讓他停駐的風光。

心跳漸漸加速,春野櫻一時間忘了呼吸,直到少年的嘴唇緩緩張開——

「櫻醬,嫁給……哈啾……我……哈啾……」

似乎早已對這狀況見怪不怪,少女淡定地掏出手帕,為他擦去鼻涕,「先擦乾鼻涕再說。」

少年焦急地抓住她的手,可憐兮兮地問道﹕「那妳答應了?」

少女把手帕遞給少年,輕敲了下他的額,碧眸裡閃過一抹惡作劇的光芒,臉上表情喜怒難辨,「讓我考慮考慮。」

沒有被立即拒絕,少年既失望又鬆了口氣,低著頭再次喃喃自語﹕「果然是沒有放煙火的關係嗎?我剛剛太衝動了……」

這次倒是把少年的碎碎唸聽得清清楚楚,少女轉身背對著少年,臉上已然笑意盈盈。

哎……果然真是個笨蛋啊。

對於漩渦鳴人看了什麼書,春野櫻可算是心中有數了,卻也忍不住笑起來,心裡淌過一絲絲甜意。

~~考慮多久好呢?

回眸看著還一邊蹲在地上畫圈圈,一邊用臉頰蹭著圍巾的少年,春野櫻笑得意味深長。

乾脆——等他感冒好了再說吧?

嘻嘻嘻。

 

 

Fin.

文章標籤

t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