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明淨的玻璃櫥窗清晰地反射出一雙如貓眼石般晶亮的綠瞳,以及柔軟的花朵色髮絲,少女的雙手正抵在玻璃上,連臉頰都快要貼在上面。

 

無數美輪美奐的飾品陳列在櫥窗內,爭相綻放著璀璨瑰麗的光芒。櫻的視線並沒有被那些或華麗或清秀或可愛的飾物吸引住,只牢牢地鎖定角落裡那枚躺在黑緞布上發出幽靜紅芒的戒指。

 

雕紋銀戒上的那顆紅寶石乍看並不耀眼,不似祖母綠般肅穆,也不似鑽石般雍容,卻是深邃剔透,看久了那光芒彷彿吸走自己的心魂,就像某人的眼睛……

 

視線往下移,看到價錢牌上誇張的數字,少女不禁重重嘆息。

 

只買一隻的話,她的錢還是夠的,問題是求婚戒指怎麼可以單買一隻?也不是不可以選擇那些她負擔得起,能買下一雙的戒指款式,但……她似乎能體會鳴人那笨蛋寧可連吃拉麵的錢都省下,也要買一隻最漂亮的戒指給女朋友的心情了。

 

就算她吃上兩年麵包,也買不起一雙紅寶石戒指就是了。

 

可是除了它,別的怎麼配得上佐助君?

 

唉……不過,就算買得到戒指,那又怎麼樣?也不代表佐助君願意和她結婚啊。

 

不知不覺間,佐助回到木葉已有三年半,兩人交往也足足有兩年了。

 

兩人規律地在每周末約會,時至如今,牽手8次,擁抱2次,接吻0次……她問過井野戀愛「一壘、二壘、全壘打」的秘訣,閨蜜只瞪了她一眼,丟下一句「那得看誰」。

 

有幾次到宇智波大宅裡收拾,她發現佐助的東西少得可憐,除去設施完備的空蕩傢具,只放了幾本書,半滿都不到的衣櫃,和零星的餐具,整間宅子就似旅館一樣,了無生氣。這讓她有種錯覺,好似某天她一覺醒來,他就會像十二歲時那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櫻。」

 

熟悉的清冷嗓音在身後響起,黑髮男人注意到女友幾乎貼在玻璃上的詭異姿勢,不著痕跡的跟隨著少女的視線看向櫥窗,淡淡的問﹕「在看什麼?」

 

櫻轉過身來,強自笑了笑,搖頭道﹕「沒什麼。」

 

兩人展開千篇一律的約會,每次都是吃飯,散步,最後由佐助送她回家。平常即使是這種白開水式的約會,只要跟佐助在一起,她也會笑不攏嘴,嘰哩呱啦地說個不停,今天卻屢屢走神,直到到了春野家門前,才回過神來,吐出一句﹕

 

「佐助君,明天的任務要小心哦,再見。」

 

「嗯。」佐助來到櫻面前,在她疑惑的目光中,伸手揉了揉她的髮,嘴唇輕輕動了動,半晌只留下一句「晚安」便離去。

文章標籤

t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