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忍界大戰留給佐助的最終印象是劇烈的痛——

 

多年來的戰鬥生涯使得他對痛覺已產生麻木,哪怕全身掛彩也不會皺一下眉,但這次的痛跟以往不同,四肢彷彿從軀幹抽離,不再屬於自己,甚至連握緊拳頭的氣力都沒有。

 

那之後包圍著他的是漫無邊際的黑暗,以及神經崩斷後的混沌之感。若非那一把溫柔繾綣的嗓音一直縈繞在自己耳邊,只怕早已陷入一覺不醒的深淵——

 

「佐助君,我跟鳴人說你沒這麼快醒來,他還跑去給你買了外賣拉麵,你說他是不是笨死了?」

 

這聲音……是誰呢?鳴人又是誰?

 

每天都有無數雜亂不堪的聲音鑽進耳中,他唯一記住的卻只有這把柔和清亮的嗓音。

 

「佐助君,我沒想過有一天卡卡西老師會當上火影,鹿丸說今天到火影辦公室,發現壓在文件下的都是小黃書,真是丟臉啊﹗」

 

佐助君……這稱呼隱約記得只屬一人專用……這人到底是誰?

 

他想不起來。

 

「佐助君,下雪了。你記不記得十二歲那年,咱們三個人一起堆的那個雪人?卡卡西老師還取笑我們,說哪有雪人會長鬍子。偷偷跟你說喔,其實我很喜歡那個雪人的,可是天一亮,我就再也找不到它了……」

 

明明那把聲音依舊甜美柔和,怎麼莫名充斥了悲傷與哀愁?

 

雪人可以再堆,我陪妳……

 

他想說話,身體卻似有千斤之重,不管怎麼掙扎都無法睜眼,無法開口。

 

「井野跟我說,半年過去你還是沒有起色,要是你一直昏睡下去,那要怎麼辦……」

 

一顆又一顆豆大的水珠砸在自己的額頭,因身子在病床上被半撐起,那濕潤的觸覺滑過鼻樑、兩頰,直到滲入自己的嘴角,嚐到一股酸澀鹽份的滋味。

 

……下雨了嗎?

 

那為何失去了觸覺與味覺的自己,卻如此真切地感受到了?

 

不知怎的,腦海裡浮現出一張熟悉的淚顏,心中莫名湧上一股煩躁與無措,這情感竟越來越濃烈,意識也漸漸聚攏起來,他的眉頭不由得動了動。一隻溫暖的手倏地覆上了他的,帶著些許顫抖,少女沙啞的嗓音透出一股喜悅﹕「佐助君……佐助君……你醒來了﹗」

 

他撐開沉重的眼皮,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哭得稀里糊塗的淚顏。

 

笨蛋,哭得還是那麼難看。他無聲地說。

 

就這樣,宇智波佐助在陷入嚴重昏迷半年後奇蹟地清醒過來。輝夜姬死前的反撲讓他深受重創,尤其是四肢的經絡,要經過長期復健才有望康復,看著粉髮少女擔憂的眼神,他原本有些許焦躁的心驀地平靜了許多,只淡定地接受了這個事實。

 

才不過半年,已是天翻地覆的轉變,忍界大戰已經結束,連火影都換人了。也許是因為經歷了一次切切實實的冗長昏迷狀態,也許是因為長期無法活動的身體讓他遲鈍了思考能力,從前那些撕扯著他的仇恨恩怨在心裡慢慢的沉澱成一泓無波的清水。

 

身邊的一切都改變了,只有這笨蛋還是跟十二歲時一模一樣,只要她伴隨自己左右,每每凝望那雙碧眸,就似觀覽碧波蕩漾般一片平靜。

 

有多少人經歷過物是人非,又有多少人,能擁有物非人是。

 

復健足足進行了一年,他才完全恢復過來,在這三百多天的日子裡,她從不缺席,堅持扶著他走完艱辛的每一步。

 

今天,他要出院了。

 

「佐助君,為了慶祝你出院,咱們乾脆交往吧……不行﹗太輕浮了﹗佐助君,我會做蕃茄蛋包飯,蕃茄牛肉麵,蕃茄豆腐湯,還有好多好多,要是你跟我交往,我可以每天變著花樣做給你吃哦……唉,又不是要去他家做廚師﹗春野櫻,妳真是笨死了﹗」

 

春野櫻,你一直都是這麼笨啊。

 

佐助瞄了眼牆上的掛鐘,粉髮少女在走廊上來回走動已有十五分鐘。他的身體已經恢復,聽覺自然也敏銳如初。雖是隔了一堵牆,少女的自言自語已經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紊亂的腳步聲又再響起,他輕吁了口氣,拎起收拾好的包推開門,看著驚訝得忘了說話的少女,淡淡的道﹕「走吧。」

 

「哎?」少女還沒回過神來,只是傻傻的看著他。

 

「蕃茄蛋包飯,蕃茄牛肉麵,蕃茄豆腐湯,還有哪些菜?我肚子餓了,去我家做給我吃。」

 

少女這才知道自己的告白預演都被佐助聽全了,瞬間滿臉通紅,只呆呆地站在那兒手足無措,卻沒有看見背對著她的男人,眸裡泛起的難得的柔和笑意。

文章標籤

t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