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大家新年快樂,心想事成,身體健康!! > 3 <

 

01

 

夕陽西沉,無數戰後重建的簇新建築物沐浴在橘色的光芒中,此刻岩山上維妙維肖的七張臉龐正溫柔地俯瞰著整個木葉。

 

暮光輕輕淺淺地滑過樹間的隙縫,灑落倚在樹上正閉目養神的黑髮男人身上,那些微弱的光彷彿忽然被扼碎了,都成了斑駁的陰影。

 

醫院門前不遠處傳來一陣孩子打鬧的笑聲,黑髮男人緩緩睜眼,沙地上的幾個男孩正在笑嘻嘻地扭打著,一個男孩把另一個男孩壓倒在地上,裝腔作勢地道﹕「你再不投降,我要使出螺旋丸了﹗」

 

「騙人﹗你又沒去過忍者學校,怎麼會懂得螺旋丸?」被壓在地上的男孩邊反抗邊叫嚷。

 

「我爸爸說,和平世代已經不需要忍者了,寧可讓我多讀書,也不會讓我去忍者學校那種地方。」站在一旁的男孩似是看不下去,低頭翻了翻手中的書。

 

兩個男孩你來我往的扭打了一會,見天色漸漸轉暗,才勾肩搭膊的走上回家之路。

 

「漩渦鳴人多麼帥啊﹗我將來就要像他那樣,以當火影為目標。」

 

「跟漩渦鳴人一起打敗輝夜姬的還有那佐助……他姓宇什麼呢?」

 

「不記得了。」

 

笑鬧聲隨著幾個孩子漸漸走遠而消散,黑髮男人復又閉上眼,不一會一陣熟悉的輕細腳步聲傳來,他沒有睜眼,只是等那人差點觸上他臉頰時,才倏地抓住對方的手。

 

「又被你逮個正著了。」

 

這遊戲玩了一年,她從沒能得手過,怎麼還不膩呢?

 

佐助睜眼對上妻子懊惱的臉,視線往下移,落到兩人交握的手上,她修長的指上空無一物。眼神黯了黯,感覺到她的手冰冰的,正在輕輕顫抖,他不發一語的拉緊了她脖子上的圍巾。

 

明明身處嚴冬之中,男人的表情也是冷冷淡淡的,櫻卻渾身都暖了起來。

 

「佐助君,我快透不過氣來了。」櫻笑瞇了眼,順勢靠向穿得不多,卻常年具備暖爐效果的丈夫,得瑟的磨蹭了下,「說起來,咱們好久沒約會了。」

 

長年在外,佐助對天氣變化感知敏銳,聞言只是微微垂頭看著妻子得了便宜還賣乖的笑臉,淡淡道﹕「快要下雪了,妳想去哪裡約會?」

 

櫻的臉垮了下來,驚道﹕「你怎麼不早說?」

 

此刻她忘了剛才對丈夫的「調戲」,幾乎是以媲美瞬身術的速度,用怪力強行把佐助扯回家去。

 

木葉踏進了忍界大戰後的第五個年頭,各國訂立了停戰協議,國家之間的往來越來越密切,漸漸商業和旅遊業大行其道,從前的忍者學校和武器商幾乎銷聲匿跡,如今街上到處可見的均是商行及旅店。

 

忍者這名詞,已經漸漸從人們的口中消失了。

 

木葉改變了,忍界改變了,宇智波佐助也在忍界大戰結束後展開了新生活。

文章標籤

t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