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深夜時分,砂隱村一處隱蔽的廢墟傳來一男一女刻意壓低的交談聲。

    斷壁殘垣恰恰遮住兩人的身影,連月光也照不進去,在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中,一把低沉的年輕男聲響起﹕「正面迎擊絕無勝算,我們只能聲東擊西,殺他一個措手不及。」

    猶豫了一陣,另一把女聲響起﹕「哥哥有什麼打算?」

    「我說過要誘出我愛羅,最有效的戰術莫過於拐走他的妻子。」

    「這不過是政治聯姻,我愛羅會為了所謂的『妻子』冒這麼大的風險?何況春野櫻也不是說拐走便能拐走的柔弱女子。」女聲幽幽響起。

    「到了這地步,妳還要心軟?要是被他們發現妳的真實身分,那死的就是我們。何況……」刻意壓低的男聲夾帶著一股憤怒﹕「我愛羅設法讓春野櫻打入權力核心,連去木葉都帶上她,可見他絕非如妳所說般毫不在乎春野櫻。退一步說,他再不在乎自己的妻子,站在砂隱村的立場也必須保護這個來自木葉的新娘。計劃必須如期進行,也只有妳可以對她下手,假若妳不肯下手,我可不敢保證派別人去,還會不會讓她活命。」

    過了好一會,隱隱帶著嘆息的女聲才再次響起﹕「我知道了。」

 

 

   從木葉回來後,櫻重新投入到工作之中。

   嫁到砂隱村已有半年,她漸漸習慣了這裡的生活,包括隨我愛羅出席聚會。那些貴族的嘴臉可不是一般的討人厭,櫻當然不願和他們打交道,卻更加不願放我愛羅獨自面對,所以她從來都不會拒絕應酬。

   葵手腳麻利地打開斗篷披到櫻身上,披好後,她忽然退到一旁,掩嘴咳嗽了幾聲。

   櫻走過去摸了摸葵的額,仔細端詳對方蒼白的臉色,搖搖頭道﹕「妳發燒了,我先給妳開點藥。」

   沒想到堂堂風影夫人會為自己開藥,葵眼裡難掩慌張,急忙擺了擺手,「我連一點藥味都受不了,一吃藥就會吐,不用麻煩夫人了。」

   櫻從盒子裡取出藥丸和膠囊,葵還沒看清櫻的動作,那顆藥丸已經化成粉末。櫻小心翼翼地把粉末倒進膠囊裡,再把膠囊遞給葵,笑道﹕「這樣就嚐不到藥味了。」

   葵握緊手中的膠囊,垂下雙睫,微微躬身,「讓夫人費心了。」

   「妳今天不用隨我們出去了,留在這裡好好休息吧。」

   葵目送櫻推門離去,若有所思地盯著那顆膠囊半晌,才把膠囊送進嘴裡。

  

  

   當我愛羅夫妻抵達砂城,廣場周圍已聚集了不少砂隱村貴族,每當我愛羅現身,他們的眼神總會追著他打轉,那不是對身處高位者的仰慕眼神,而是一種飽含厭惡和嘲弄的惡意視線。

   我愛羅腳步依舊沉穩,絲毫不為所動,倒是站在他身旁的櫻禁不住抿了抿唇。

   見櫻和我愛羅到場,手鞠和勘九郎迎了上來,我愛羅遞給手鞠一個眼色,手鞠心領神會,笑著對櫻說﹕「櫻,我們到那邊休息一下。」

   櫻待要答應,一名忍者已經來到我愛羅面前,微微躬身,「長老想請風影大人,勘九郎大人和手鞠大人過去。」

   感受到丈夫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櫻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伸手一指不遠處供女眷休息的茶室,笑道﹕「我在那裡等你回來。」

   我愛羅雖不願留下櫻一人,但要跟長老會面,確實不方便帶她過去,聞言點了點頭,暗自盤算著盡快把事情處理好,再回來接她。

   手鞠姊弟離去後,櫻走進茶室找了個角落的位子坐下,她的屁股才貼到椅子上,本來只有寥寥幾人的茶室頓時熱鬧了起來,幾名打扮艷麗的少女已經坐到她旁邊那一桌,用露骨的目光打量著她。

   以往她每次過來,都有氣勢十足的手鞠陪伴左右,幾乎從沒有人會找她麻煩,沒想到一落單便被人盯上。

   櫻暗暗感嘆要吃個甜品都不容易,那幾名少女已經吱吱喳喳地交談起來﹕

   「來自外地的人,果然與眾不同,即使是跟異於常人的東西相處,也是有說有笑的。」

   「誰知道呢?說不定是對人歡笑,背人垂淚。幸好她沒有懷孕,不然不知道會誕下怎樣的孩子,要是誕下怪物,不是很可憐嗎?」

   「說不定她不是自願嫁過來的,畢竟這世上不可能會有人自願嫁給那種東西。」

   幾名少女你一言我一語,笑聲裡充滿輕蔑,明擺著衝著她而來,借著給她難堪,進而羞辱我愛羅。

   櫻越發感受到我愛羅的處境有多不容易,同為人柱力,鳴人自幼也過著被排擠的生活,可長大後一次又一次保護了木葉,很快便得到眾人的認同,成功擺脫「人柱力」的標籤。然而在守舊封閉的砂隱村,一般人的思想一旦定型,便不容易改變,就算我愛羅如何出色,為守護砂隱村豁出性命,在這些人眼裡,也不過是一頭有利用價值的怪物而已。

   即使我愛羅爬到風影的位子,在這種風氣下,也很難找到身分相約又願意下嫁他的女子,難怪風火兩國聯姻一拍即合,也幸虧如此,她才能坐在這裡,才能思考可以為我愛羅做些什麼。

   握著杯子的手微微顫抖起來,她幾乎壓不下胸口那團怒火,暗吸了幾口氣才忍住沒有大打出手。

   櫻緩緩站起身,碧瞳裡劃過一抹銳芒,「嫁過來是我自己決定的,我當時沒有不願,那我將來也不會後悔,而且這件事,我愛羅跟我本人沒有意見的話,應該輪不到別人置喙?還是說諸位所受的教育,就會縱容諸位這般大放厥詞?還有一件事,如今守住砂隱村一方安穩的是我愛羅,做得好不好我沒資格妄評,但至少我知道受人恩惠,銘於心而報之,要不是他,諸位能在這裡肆無忌憚地搬弄是非?這一次,我忍下了,如果下一次再在我面前對我愛羅說三道四,」少女忽然溫柔一笑,眼中刀鋒卻是毫不客氣刮向那幾人,「我保證,我會有一百種方式讓你們再也不敢開口談論他。」

   說完,櫻微微用力一捏,手中的茶杯磨成碎粉,如細沙般從她指縫流瀉而下,白皙的肌膚上卻連一道劃痕都沒有。

   幾名少女頓時色變,要知道要把茶杯捏碎並不難,但要做到不劃破自己皮膚,非得要具備極精準的查克拉控制能力不可。

   她們甚有默契的同時閉上嘴巴,別開視線,不敢對上那雙晶亮的碧眸。

   粉髮少女沒有再看她們一眼,才轉身邁開腳步,便看見折回的丈夫站在茶室門口,正神色複雜地打量著她。

 

我又打算出ALL櫻本了,春融也會收錄在裡面,本名《韶華》,有興趣的親可以看置頂本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 的頭像
tam

蛋蛋之塔

t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