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回到住處,櫻慢吞吞地取出一張信紙,寫了幾個字,想了想又劃掉,接著便看著信紙發起呆來。半晌她嘆了口氣,好一會才想起我愛羅也在房間裡,更是無法集中精神,索性把信紙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裡。

    轉身面對我愛羅時,她微微一笑道﹕「我愛羅君不是有在意的事情嗎?不出去也可以處理?」雖然臉上帶笑,她心裡可是煩躁極了,只想著等我愛羅離去,再斟酌該怎麼給家裡回信。

    「嗯,因為妳也在。」我愛羅淡淡答道。

    「哎?」難道我愛羅在意的事跟她有什麼關係嗎?

    「我在意的就是妳。」我愛羅起身來到櫻面前,伸指指著櫻的臉頰,道﹕「這裡只有妳和我,不想笑的時候可以別笑。」

    櫻微微一怔,原來她的鬱悶已經明顯到讓我愛羅君看出不對勁來,還特地放下工作陪伴她,她明明不想給他添麻煩的……

    此刻她心裡如麻,並沒注意到我愛羅話中的「在意」,而這個詞對於這個男人來說,是何等難得。

    「假若妳不想給我添麻煩,就告訴我妳剛剛在想些什麼。」見少女又再抿唇皺眉,我愛羅已經猜到她心中所思,她在砂隱村已經過得夠憋屈了,如果在他面前也一直壓抑著情緒什麼都不說,早晚她也會受不了的。

    他已經隱約料到少女的心事跟家裡有關,當然他可以用沙子凝聚成眼球,偷看少女信上寫的是什麼,可他並沒有那麼做,因為他知道那樣會惹她不快,而他也不想失去她的信任。

    感受到我愛羅銳利的視線落在自己臉上,櫻握著雙拳,沒法再說出「我沒事」那種違心話,可是把事情說出來,也只會使他為難。

    看出她的猶豫和動搖,我愛羅彎身與她平視半晌,道﹕「就像妳不想給我添麻煩那樣,我想為妳解決麻煩。」

    明明對方是出身於砂隱村,曾經在中忍考試中想要取她性命,比修羅更可怕的人柱力,他們本該是完全相反的兩種人,她卻嫁到砂隱村來,當上了他的新娘,而此時此刻,她更難以置信地感到兩人的心思幾近達到同步。

   初嫁時他在她眼裡是個冷淡的人,她也曾擔憂過要怎麼與這個人在這陌生的地方相處一輩子,可當她目睹他在自己的村子裡所遭受到種種不公平的待遇,心裡便產生了一種共同進退的想法,她想要給他支持和力量,萬萬沒想到能夠得到這些東西的人,竟然是她自己。

    她首次在這陌生的地方中,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暖意。

    如今看著少年同樣冷淡的表情,當初的疑慮盡去,取而待之的是安心,她不再猶豫,把自己的心事完完全全傾吐出來。

    「幾天前靜音師姐寫信給我,信上說媽媽在家裡昏倒了,後來接受身體檢查,證實無恙。可是我還是很擔心,要給家裡寫信,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我想親眼看看媽媽是不是真的沒事了,我好想她,想回木葉一趟,可是……我愛羅君有自己的難處,提出這種任性的要求只會給你添麻煩。」

    我愛羅心思一轉,便道﹕「過幾天我有事要到木葉一趟,妳也隨我去。」

    對於母親的記憶模糊不清,而他對父親更不可能會產生擔憂掛念的感情,看著少女憂心忡忡的眼神,他不了解那種感覺,卻也很清楚自己不想再看到她為此事難過。

    難得少女提出要求,無論如何他都要為她辦到。

    「我愛羅君,謝謝你﹗」

    少女臉上綻出燦爛的笑靨,雙眸閃閃發亮,激動之下竟抱住了我愛羅的手臂,待察覺到少年眸光一閃,她才驚覺自己有多「失禮」,就在她一臉尷尬,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少年溫暖的大掌已撫上了她的髮頂。

    「不用擔心,我會說服長老的。」

    見我愛羅沒有躲也沒有生氣,櫻放下心來,笑著鬆開了他的手臂。

    她並沒有察覺到,此時臉上神色不動的少年正專注地打量著她,心裡著實鬆了口氣。

    幸好,她總算願意依賴他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 的頭像
tam

蛋蛋之塔

t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佐櫻鳴
  • 上班途中發現蛋大更新,一回家立馬開電腦看^ ^
    喜歡這篇文
    期待下一篇更新
  • 泱
  • 偶然路過忍不住一口氣看完了!
    期待下章,好喜歡妳筆下的我愛羅和小櫻^///^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