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宇智波帶土的死,櫻身上的幻術也解除了。

在卡卡西養傷的時候,大和忍不住把一切和盤托出,或許卡卡西所選的方式是對的,但總有一天櫻會知道真相,與其讓她那時候來後悔,還不如現在就告訴她,起碼,她還可以照顧身在病床上的卡卡西。

「櫻,」眼見少女慘白了一張臉,垂下的髮絲擋住了她半張臉,他看不清她的神情,但她環抱自己的雙手卻顫抖得讓人無法忽略,大和唯有深深一嘆,「擅自告訴你這件事,或許卡卡西前輩會為此生氣的,但我想你應該會想知道真相的——」見少女微微抬了頭,那雙滿是自責和痛苦的綠瞳有了一絲遊離的神采,才繼續道,「無論如何事情已經發生,你也並未阻止可能的情況發生,不是嗎?後悔和自責都於事無補,就像對待鳴人和佐助那樣,這一次,你也應該拿出同樣的成熟態度來。」

是的,她早就猜到宇智波帶土目的不純,卻仍然想知道卡卡西的過去,不能自拔的想透過夢境了解卡卡西,才會害卡卡西一次又一次受傷。她明明可以阻止這一切,但她沒有。

可也就像大和說的那樣,自責跟後悔,又有什麼用呢?她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粉髮少女靜默了半天,便不再消沉,如常到病房照顧卡卡西。她知道她是幸運的,即使再自責,卡卡西想要保護的人都不在了,他連補償都做不到。

「老師,我們可以談談嗎?」她不能再站在原地,如果獨自思考找不到答案,那就要跟對方好好溝通。

「嗯。」卡卡西微微頷首。

「老師,要不是我,你就不會受傷了。」她握緊雙拳,臉上堆滿愧疚。

「就算不利用妳,帶土也可以用別的方法達到目的。」卡卡西沉吟著淡聲接話,他知道經歷了這些事,溫柔和安慰對她來說只會更沉重,所以他避重就輕,只挑事實的部分來回應她,「帶土是衝著我而來的,並不是妳的錯。」

「我早就發現不對勁了。如果……我控制得住自己,你就不會受傷了﹗明明是我刺傷你,還摘下了戒指……對不起。」

卡卡西並未立刻接受她的道歉,只對她笑笑,稍稍抬起了雙臂,一副等著她撲到懷中的模樣﹕「如果這些傷痕能換回妳,再加一個擁抱,那我就不怪妳了。」

雖然很想吐槽他怎麼這時候還沒個正經,可正是這種恰到好處的坦然和體貼,她心裡的負擔似乎也沒那麼沉了。小姑娘微微抿了抿嘴,雖然有些羞惱般的不樂意,但還是張開手撲回了熟悉的懷抱中﹕「對不起,老師,這是我最後一次為這件事道歉,我知道你不想讓我心裡有負擔,但會發生這種事,我的確有推辭不掉的問題,不過我保證沒有下一次,我以後也會努力保護你的。」

因著兩人的年齡差距,還有他沒有底限的遷就縱容,她在他面前從來就比較任性。可即使她傷害了他,他還是給她無條件的溫柔包容,要不是大和告訴她這事,他甚至冒著分手的風險,也不願讓她知曉自己曾傷過他,捨不得讓她痛苦自責。

如今她實實在在地經歷了他的過去,才明白到他何以不對她道出一切。要是換了她,也不會想對他說出這麼沉重的過去,他並不是不願敞開自己,他只是在用他的方式保護她。

男人背負著別人無法想像的傷痛,在不斷失去中活了下來,也因此他所求的,不過是要她待在他身邊。

緊抱少女的剎那,卡卡西終於徹底放鬆下來。那些少女想要知道的過去,並非不能說,他本來不過希望按部就班地讓她慢慢融入他的世界罷了,他希望她能待在自己身邊,但絕不是以心疼和憐憫的方式。

這次帶土使用的方式雖然激烈了點,但不得不說,要是以目前的狀態,還真沒有比櫻親身經歷一番更能讓她明白的方法了。他所經歷的沉重,若沒有身同感受,是很難理解他走過來的路的,然而少女還很年輕,還沒有足夠的歷練去理解他成年後所做的很多選擇,所以他才會一直耐心地等。

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在得知帶土的身份之後,還在最後關頭放任帶土對櫻施術。卡卡西擁了擁懷中的溫香軟玉。不得不說,這種跟愛人心靈互通再無秘密和隔閡的感覺,真的很美妙,即使只是那麼抱著她,內心的滿足也遠非之前可比。或許,他還是希望的吧,希望她早一天也好,能了解懂得他的全部。

「這不是有妳嗎?」卡卡西笑著把臉埋到她髮間,那撲面而來的熟悉的自然體香真是讓他莫名生出幾分渴求的懷念,感受到少女的推拒,他輕哄道,「一下下就好。」

「等傷好了再讓你抱,你現在給我好好休息﹗」少女忍住羞怯大吼出聲。

卡卡西忍俊不住,鬆開了懷中的少女,在她額上印下一吻,「都聽妳的。」

 

 

尾聲

 

同樣的墓園,同樣的墓穴,同樣的慰靈碑,按照十年如一日的習慣前來看望故友,銀髮男人的心情卻是前所未有地複雜。

為免影響到宇智波帶土在木葉裡的英雄形象,卡卡西只暗中向綱手報告此事,並低調地安排重新下葬宇智波帶土的屍身。

如今墓穴裡不再空無一物,宇智波帶土的屍身也得以回歸故鄉。凝視墓前那個屬於黑髮少年的擋風鏡,卡卡西微垂著頭,猶豫著該不該把手中的鮮花獻上。

本以為在十多年前已經葬生於岩石下的故友再次現身,卻是為了殺他而來,他連感動喜悅故友大難不死的餘裕都沒有,便被迫做出抉擇。在他下定決心與故友一戰的時候,故友又意外地再次死在他面前。這十多年以來他風雨不改地前來墓園,即使心有愧疚,也很清楚帶土並沒對他懷恨,如今才知道因為他無力保護琳,帶土對他的憎恨已經到了意欲取他性命的地步,如果人死後真的有靈魂存在,帶土應該不想再見到他了吧?

粉髮少女雙手合十,真誠地朝慰靈碑鞠躬,發現卡卡西站在原地並未放下手中鮮花,「老師,怎麼了?」

迎上少女擔憂的眼神,卡卡西稍稍穩定心神,道﹕「我在想,說不定帶土不想再見到我。」

「老師,宇智波帶土早就知道自己時日無多,真要殺你的話,他有數不清的機會,可是他並沒有下狠手……或許他做的這一切,只是為了再見老師一面。」

這段日子以來,跟宇智波帶土斷斷續續的相處中,她並沒感受到對方身上有那種非要置某人於死地的強烈殺氣,反而感受到一股濃得化不開的悲傷。

再加上大和說起宇智波帶土去世那天的言行,比起宇智波帶土是為了取卡卡西性命而來,她寧可相信他從未放下野原琳,也從未放下卡卡西。

銀髮男人臉上露出深思之色,少女握住他的手,語氣肯定地道﹕「老師,你要相信那個教會你珍惜同伴的宇智波帶土。」

卡卡西淺淺一笑,輕拍少女的手背,彎身把手中那束鮮花放在墓前,低聲道﹕「帶土,琳就拜託你了。願你這次能得到真正的安息。」

見卡卡西終於釋然,少女也露出欣慰的笑容。

男人側身看著少女的笑靨,首次體會到內心受到煎熬時,有人陪在身邊是一件多麼讓人安心的事情。他伸手輕戳了下少女的臉,笑道﹕「怎麼這麼高興?」

「只是突然覺得自己很重要,老師大概不能沒有我﹗」她的表情難掩得意。

「大概?」他忍不住低頭親親她的臉頰,將她輕輕擁進懷中,語氣有些莊重也有些釋然﹕「你可以對自己有點自信,現在你可是全木葉……不對,應該是全世界最了解我的人了,要不是有櫻陪著我來,或許換別個誰,我都只會覺得帶土想見我這番話不過是安慰吧。」

這樣的卡卡西讓她有些害羞,這大概是他第一次用這種像對待大人一樣的口吻,向她傾訴這些事,可更多的卻是安心,她忍不住回抱他﹕「嘻嘻,那老師就直說你不能沒有我嘛,我不會笑你的。」

這副小人得意的模樣怎麼就那麼讓人想疼愛她呢?他笑了起來,又親了親她的額頭才緩緩放開她﹕「天氣轉冷了,我們還是早點回家吧。」

——回我家吧。

櫻隨卡卡西走了幾步,忽然轉身走到不遠處的旗木朔茂墓前,小聲說了句話,深深鞠躬之後,又快步回到卡卡西身邊,握住他的手往前走。

用力回握少女柔軟溫暖的手,男人垂眸看著她,「妳跟爸爸說了什麼?」

伸指抵著唇瓣,少女眨了眨眼,笑吟吟地道﹕「秘密。」

暖暖的陽光灑下,照亮了寂寥的墓園,攜手前行的兩人走在金光閃閃的道路上,始終十指緊扣。

 

——我會照顧老師一輩子,不再讓他孤單一人,請放心把他交給我吧。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 的頭像
tam

蛋蛋之塔

t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恭喜完結 🎉 期待其他的更新 ❤️
  • 謝謝看完!! 我會加油的

    tam 於 2018/03/24 22:0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