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風雪稍霽,地上覆的雪越來越厚,白天斑斕的色彩早已被一片無垠的白浪吞噬,四周寂靜無聲,只有一抹身影在雪地上飛竄,即使地上積雪深厚,腳步也是敏捷靈活,如履平地,甚至沒有留下足印。

擁有洞察遠處的白眼和無人可比的耐心,寧次的追蹤能力向來得到極高的評價,綱手也是看重少年的才能,才會委派少年前來搜尋愛徒的蹤跡。

靜待粉髮少女睡下,少年稍稍休息過後,離開了小鎮,獨自朝著當初發現少女的地方進發。

他之所以能找到少女,也是循著樹上所刻的木葉標記一路搜索過來,卡卡西曾提過佐助帶著櫻和香磷離開,這些標記不可能是佐助或是失去視力的櫻留下的,那麼毫無疑問是出自香磷手筆,想來,是不想帶著一個累贅吧?

可想著,寧次的眸色已經深了又深。就連一個素無關係的人都能對她不忍心,那你呢,佐助。

白眼雖可作偵查之用,可並非沒有極限,若是超出了範圍,他就算想,也探知不到。何況鐵之國長年風雪漫天,不多不少還是影響了他的狀態。幸好每個成為上忍的人,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情報網,就更別說像寧次這種時刻如履薄冰,就連親人都要提防的人了,他若少幾個眼線,說不定就死在外出的任務上了。

是以,白天他便照顧少女,晚上便一邊用白眼探視周圍一邊等待消息。只慶幸情報網也沒讓他失望,就在他拋出線索後的第四天,終於有人說在一山之隔的盆地森林裡看到過那兩人。趁著少女還在熟睡,他一來一回也不過大半天,他將必要的水和食物放在她已經可以自行摸索到的地方,便飛快出了門,一路疾走之下,終是趕在天亮之間來到情報人員做了記號的山洞遠處。

他一邊耐心潛伏著一邊用白眼看起四周的環境。這個森林並不大,但勝在枝繁葉茂,剛剛還能看見的枝頭小果,退開幾步就能被遮擋得嚴嚴實實,由此可見,這裡雖是盆地,卻宛如天然屏障。再細看那圍住盆地的環山,若是別人來看,或許無從探知一二,可他的白眼卻清晰的看到了裡面竟有大大小小數不清的溶洞,錯綜複雜的小路交縱分佈,就連他能把路一一看清,也無從在一瞬之間做出走向選擇。

還沒等他思考出什麼結果,便見紅髮少女緩緩從其中標記旁的山洞走出。隔得太遠,寧次看不見她的表情,但白眼之下,卻見她全身的查克拉流動得極為混亂快速,彷彿在身體裡橫衝直撞,不論怎麼想,也該是拖著極疲憊的身軀了。

寧次的目光說不上肆無忌憚,也算是十分專注了,感知能力強如香磷,不過一瞬,便察覺到一陣彷彿細針刺入般的銳利,她旋即警覺抬頭看去,可除了緩緩撫過的風,她竟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查克拉。

是她多心了麼?

紅髮少女又在雪地上站了一會兒,久久都等不到任何異象,才走回山洞。

按卡卡西的描述,紅髮少女無疑便是香磷。木葉對佐助以及鷹小隊幾近一無所知,單憑紅髮少女的反應,寧次卻已可斷定對方是出色的感知型忍者,要不是他離山洞距離甚遠,只怕早已被發現了。

在帶走兩名少女以前,佐助曾先後跟團藏和卡卡西戰鬥,身上早帶了傷,到山洞還進行了眼睛的移植手術,即使他經大蛇丸訓練的體質比一般人強,這一番折騰下來也是虛弱不堪。

說不定是個機會——

這麼想著,寧次眸光一歛,坐在樹枝上靜靜觀察著山洞。過了一會,紅髮少女步出山洞,腰間掛了兩個水囊,環視四周才向著水源走去。

面對眼前難得一見的良機,寧次卻是一動不動,也未有啟動白眼,果不其然紅髮少女才走了一段路,便又折回山洞。

換了一般的追蹤者只怕早就中計,被香磷試探出虛實來,適才雖是匆匆一瞥,寧次卻從香磷的微細舉動看出她的謹慎。才懷疑自己被人監視,按理說她不會在這時候離開佐助身邊,她反其道為之無非就是要引蛇出洞。

說不定,被她感知到自己的存在也不是壞事——

佐助身體尚未恢復的當下,香磷充當著守護者的角色,就如同他要徹夜守著發燒的櫻一樣,香磷同樣身心俱疲,如今察覺到有人在暗處窺伺,卻遲遲無法把敵人揪出,時間久了一定會造成不小的精神壓力。即使只是一點點的疲憊,也會成為他的可乘之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am

蛋蛋之塔

t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