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櫻醒來的時候,已是翌日中午。至於為何知道是中午時分,是因為她聽見樓下的餐廳傳來一陣陣熱鬧的交談聲。

摸了摸自己的額,她感覺到體溫略略下降了些,頭重腳輕的感覺也沒昨天嚴重。此時有人推門進來,走到床邊想要扶她起來,她嗅到那股特有的清冽氣味,便知道來者是誰。

可少年的手才一觸她的衣袖,她便禁不住瑟縮了下,「寧次君……」

少年這才察覺到自己身上的寒氣未散,拉過被子就蓋在了少女身上,隔絕了他的手指。

見少女一臉疑惑,少年眸光微微一閃,若無其事地道﹕「我買了早餐,妳要多吃點,這樣病才會好得快。」

失去視力後,少女其餘四感越發敏銳,適才輕輕一觸,她已感覺到黑髮少年的指尖彷彿泡進冰雪般僵冷,只是買早餐一來一回不可能會冷成這樣。

少年昨夜到哪裡去了?莫非是另有任務在身,或是打探情報?不管是哪一樣,她如今也幫不上忙。

她的心微微一沉,也沒心思問及少年昨夜的行蹤。

此刻少年背對著她,並未察覺到她的異樣,他把餐點從塑料袋中取出,動作一如以往優雅從容,眼神卻比窗外的風雪還要冷上幾分。在外奔波一夜未有所獲,即便冷靜如他,也禁不住焦躁起來。

少女的身體狀況正在逐漸恢復,相對地那人也是一樣——

說不定,他能把握的時機就只剩下今晚和明晚。

那麼想著,他已經把飯菜分好在餐具裡,逐一擺放到餐桌上,然後把少女扶到餐桌旁邊,「慢慢吃,不要急,涼了還有溫熱的在飯盒裡。」

少女很慢很慢地抬起手,直到指尖碰觸到桌沿才稍稍用力扶住,她頓了一下,旋即把手移向右邊,摸索幾下就找準了湯勺,有了右手的位置,左手放上桌子就顯得簡單些許,她很緩慢很小心地向前伸手,指尖碰觸到什麼總要慢慢摸索半天,甚至碰到碗裡的食物,才肯放下手,默默把餐點送進嘴裡,偶爾還會抓錯東西,畢竟就算摸索到了位置,也不代表每次都能準確抓到想要的餐具,她到底也不過剛剛失明——

少年只吃了幾口,便忍不住停下筷子。

櫻隨即聽見他放下筷子的聲音,過了一會,也沒再聽到筷子觸碰碗碟發出的聲響。

自從找到她以來,他幾乎沒怎麼休息過,這樣下去怕是要病倒了。櫻輕皺了下眉,伸手探上了少年的額,這樣毫無防備的親暱動作讓少年微微一怔,他輕握了一下少女柔軟的手便放開,淡聲道﹕「我沒事。」

「寧次君再不休息,病倒是早晚的事,到時候就該我來照顧你了。」少女的神情有點擔憂也有點氣惱。

照顧他?

從沒有人說過要照顧他,他也不需要別人照顧,但聽見少女的話,他的嘴角卻禁不住微微上揚。能那麼打趣他,想來也是開始接受失明的現實了吧?如果他適當示弱可以激起她努力的心,那倒是個不錯的結果。

少女誤打誤撞的話語讓他恢復了慣有的冷靜,她的話不無道理,他已數天不曾好好休息,要是真的遇上敵人,怕也無法保護她周全。

「我們出去走走吧,回來我會休息的。」               

 

 

即使早一天也好,少女也不願再當別人的累贅,在聽見寧次說要出去走走那刻,她是滿懷期待的。卻沒想到一旦離開了房間,無止境的黑暗隨即像潮水般包圍著她,她無法分辨四周的環境,即使鼓起勇氣一步步走,可平日裡幾步就能走完的距離,此刻卻是那般的煎熬看不到頭。到底有沒有走錯方向?要是走錯了,得往哪個方向走才是正確?甚至說,她連轉身角度的微妙差距也要考慮在內?東南西北前後左右,沒有任何參照物的如今,她還能準確分辨出來嗎?

「不用急,妳身後是牆壁,試試摸索著四處走走。」

少年平靜的嗓音響起,她稍稍淡定了些,從聲音辨出他離自己起碼有三步之遠,似乎打定主意不會扶著她走。

她吸了口氣,伸手摸索著牆壁,抬起僵硬的腿走出了一步、兩步,磕磕絆絆地向前走。

以往數秒間就走完的一條走廊,她摸索著走了幾分鐘也沒走完,甚至不知道盡頭在哪裡。

雜亂的人聲漸漸逼近,感受到不少好奇的視線投來,她焦急不已,一腳踩空沒來得及收回,才驚覺前面是樓梯,幸好下一秒她已被人攔腰抱起。雙腳著了地,她的心才踏實了些,伸手想要拉住少年的衣袖,少年已不著痕跡地躲開,握住她的手重新放在牆上,「回房間去。」

樓梯傳來一陣咚咚咚的聲響,接著一把童稚的聲音傳來﹕「媽媽,妳看見了麼?姐姐這麼大了還摔倒﹗」

一把壓低了的女聲傳來﹕「噓,那個大姐姐眼睛看不見,很可憐的……」

粉髮少女把下唇咬得發白,三步併作兩步的摸著牆壁向前走,好不容易摸上了凹陷的門框,嘴角才要勾起,身後卻傳來少年不咸不淡的聲音﹕「這是隔壁房間。」

好不容易回到房間,稍事休息過後,櫻又再被寧次帶出去練習走路,如此一次兩次卻沒有半點進步,少年也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樣。

被逼得緊了,櫻揪著被子,自暴自棄地道﹕「夠了﹗我不要再試了﹗」她治療過不少患了眼疾的病人,如今總算體會到那些人的苦處,可為何當她身受其苦的時候,卻沒有人能幫她?當她備受恐懼煎熬,被人指指點點的時候,就連體貼的寧次也只冷漠以待。

寧次沒有接話,櫻更覺委屈,把臉埋在被單裡,失聲痛哭起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am

蛋蛋之塔

t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虐虐的,但感受得到寧次是真的為櫻著想,才願意狠下心,又覺得好甜。
    原來寧次都在找左助啊,是說,我真的很好奇,櫻現在到底有沒有眼球啊?我一開始想是沒有,畢竟左助的眼睛應該也爛掉#所以真的是沒有嗎......沒有眼球到底是長什麼樣子,真的有辦法閉眼嗎(糾結
  • 寧次的嚴厲跟他的成長背景有關,雖然他可以保護櫻,但他還是想讓櫻靠自己的力量重新站起來
    櫻現在沒有眼球 >< 我在寫這個之前看了點文章,說可以閉眼的,但張開時會很嚇人吧,這裡的櫻保持著閉眼狀態
    放心,會好起來的

    tam 於 2017/06/24 20:58 回覆

  • 訪客
  • Hi tam,我知道tam你是香港人有百度ac,可是我因為没有内地電话號碼所以没發注册,請問你也是用内地電话號碼注册的吗?
  • 我是用香港手機號綁定的,台灣是不是不行呢?
    我聽說好像在淘寶也能買到帳號的,如果實在註冊不了,也可以考慮買個帳號

    tam 於 2017/06/18 00:11 回覆

  • 訪客
  • 我也是香港人,用香港手机號碼,但说我格式不對,請問要怎样输入?😅🙋
  • 我是幾年前綁定的,剛看了下發現現在註冊真的只有大陸手機才行哦 ><

    tam 於 2017/06/18 21: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