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如綠寶石般的眼眸閃過一絲慌亂無措,彷彿怕心事被看穿似的,還有一絲熟悉的心疼……發現她並非全然無動於衷,他好過了點,淡聲道﹕「妳跟佐井在交往?」

      小櫻比剛剛更震驚,差點從沙發上掉下來。想不到佐助會問自己這種問題,她呆愣半晌方點了點頭。

      「多久了?」佐助的嗓音波瀾不興,彷彿不經意的一問,垂下的黑眸卻掠過一絲不悅。

      「一年了。」在病房相擁的那晚之後,她還是放不下佐助,溫柔的佐井也沒有勉強她,一直陪在她身邊,整整過了一年兩人才正式開始交往。

      「他對妳好嗎?」

      「很好。」好到她覺得再也找不到比他對她更好的人了。

      不用說佐助也看得出佐井對小櫻的感情,可是聽到她理所當然的語氣,他還是禁不住一陣心亂。

      小櫻從沒想過會有跟佐助閒話家常的一天。她竟然會和一個以為今生今世不會再見的,她曾經暗戀過的男人聊她的現任戀人,感覺真的很奇怪。也許時間真的能改變一個人,從前冷漠不愛說話的佐助竟然會主動問起她的近況,這說明他有點關心她吧?

      看來是她想多了,佐助還是將她當成朋友看待。想到這兒,她的心暖暖的,心情也逐漸放鬆下來,嘴角更泛起甜甜的笑意。

      深深地凝視她嘴角那抹笑花,他有片刻的沉默。他有多久沒見過她的笑容了?如果說那抹告別的微笑令他心酸,那麼這抹燦爛的笑容就令他心悸。從前她黏他黏得要緊,總纏著他要他跟她約會,即使被拒絕,也總是帶著甜甜的笑……每天見到他,跟他道早安,陪在他身邊,這些就是她一直期盼的幸福。那麼卑微的幸福,那麼燦爛的笑容,竟然被他自以為是的體貼狠狠打碎了,他到底對她做了什麼?

      小櫻瞄了眼外頭的天色,心中不由一驚,她竟然待到這麼晚也一無所覺,急道﹕「佐……呃……我可以回去了嗎?」

      她生澀的稱呼將他硬生生從回憶中扯回現實,黑眸一沉,他定定地盯著她看,低沉的嗓音隱含著一絲冷意﹕「妳在跟我說話?」

      這句話打破了兩人間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平和氣氛,小櫻的臉色微白,櫻唇微抿,語氣是壓抑過的平靜﹕「佐助君,我可以回去了嗎?」

      感覺到她重拾進屋時的高度戒備狀態,他醒悟到再控制不住情緒只會將她越推越遠。

      她的急迫惹起他的疑心,他緩下臉色,不動聲色地道﹕「妳回去吧。明天早上再來。」

      小櫻匆匆地離開宇智波大宅,全速往春野家的方向奔去,在途中必經的小橋上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佐井轉頭看著她,閃燦的黑眸比月光還要柔和,嘴角綻出一抹和煦的笑,道﹕「怎麼這麼晚?」

      見到那抹熟悉的溫柔笑容,面對佐助的種種不安宛如霧氣蒸發,她不顧一切地撲進佐井懷裡,緊緊地抱住他,感覺到他溫暖的體溫,小臉不禁露出一抹燦爛的笑。

      「我好想你……」她把頭埋進他胸前,滿足地呢喃。

      佐井微微一笑,取笑道﹕「這麼熱情也不怕被別人看見。」

      「這兒又沒人……」小櫻臉上熱辣辣的,道﹕「對不起,讓你久等了。」佐井總習慣接送她上下班,今晚她讓他等太久了。

      「沒關係,不管多久我都願意等。」他深深地凝視她,溫柔地笑了。

      小櫻的心頭湧起一股暖意,她懂佐井的意思。她對他的感情很複雜,有感激有信賴有依戀,並不全是愛情,而他一直在等她完完全全愛上他。

      只要有佐井在身邊,她就會覺得很平靜,很安心。他不像佐助總是能輕易撩撥她的心緒,一個眼神便能奪去她的呼吸,令她心悸心慌不已,只想逃得遠遠的,避開那雙比獵豹還要犀利的黑眸。在佐助面前,她就像赤身裸體一樣,什麼都收不住藏不下,至於怕被他看穿什麼,她連想都不敢想下去。

      她只要有佐井就好了。

      自那抹粉色身影出現在視線範圍內,佐井那雙精光內蘊的黑眸便不著痕跡地在她的臉上巡梭,直到她抱住他,一直緊繃的身體才稍稍放鬆。

      他舒臂反抱住她,附在她耳邊柔聲道﹕「綱手大人都告訴我了。」

      小櫻微微一顫,一臉歉意地道﹕「對不起,我不知道該怎麼說。要是你介意的話,我跟師傅——」她不想佐井胡思亂想,才會隱瞞佐助對綱手提出的要求。

      「我相信妳。」他伸指輕點她的唇,搖了搖頭。

      他本已擬好一套說詞,要她放棄這個任務,但在見到她之後,她信賴的笑容令他徹底寬心了。

      「佐井……」她感動地看著他。

      「我總覺得佐助的眼神有點古怪,妳要小心。」佐井輕撫小櫻那頭柔軟的秀髮,俊眉下意識擰起。佐助盯著他的眼神充滿莫名的敵意,回來後一再針對小櫻,卻不像是出於厭惡,難道——

      「佐助君的眼神怎麼了?」

      「沒事,我多想了。」他露出一抹教她安心的笑,心中暗自沉吟,他還得好好觀察,希望事情並非如他所料。

      萬一事情真的一如所料,他也不會放手。

      佐井低頭在小櫻光潔的額上印下一吻,柔聲道﹕「妳累了。我們回去吧。」

      小櫻臉上微微一紅,主動握住佐井的手,兩人在一片笑語中踏上回家的路,並沒有發現隱身在大樹後的一抹黑影……

 

 

      接下來的日子,小櫻都在惶惶不安之中渡過,幸好佐助沒有再說傷人的話,正確來說,佐助一天裡說的話不會超過三句。她的任務就是做蕃茄炒飯給他吃,被迫坐在沙發上看著他閉目沉思。明明無話可說,無事可做,他卻堅持要她待到深夜才放她離去。

      本以為在壓力的煎熬下,時間會過得很慢,當小櫻回過神來,才驚覺六天如風消逝,眼看明天一早佐助便要離開木葉——

      不用再見到他,她本該高興才是,此刻她的心卻像是被大石壓著,沉重得幾乎透不過氣來。

      這幾天習慣一起床就往宇智波大宅跑,想到明天不用再來,她覺得心裡空蕩蕩的,彷彿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從指尖溜走,握也握不住。在這裡為佐助準備三餐,看著他將自己做的東西吃得一點不剩,飯後兩人一起坐在沙發上,當他出門找師傅的時候,她就待在家裡等他回來,就像……夫妻一樣,這些不是她一直期盼著的嗎?

      她悚然一驚,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她是佐井的戀人,不管過去有多愛佐助,她也不能有半分逾矩的想法。可是人的心,人的感覺卻不是說控制就控制得了的,此刻她的心除了佐助之外,實在無法負載別人。

      時間如流水汨汨而逝,挽也挽不住,不管她有多渴望黑夜不要降臨,黑夜還是悄沒聲息的來了。

      小櫻的心突突亂跳,明知不該,即使多一秒也好,她還是想待在這冷漠的男子身邊。

      神不守舍地吃過晚飯後,佐助低沉的嗓音冷不防在寂靜的客廳響起,震痛了小櫻的心。

      「妳回去吧。」

      這麼早?小櫻的心一緊,雙唇微抖,嗓音帶著些許沙啞﹕「佐助君……明天我去送你好嗎?」

      佐助深邃的黑眸掃過那張蒼白的臉龐,閃現微訝之色,淡淡道﹕「不用了。」

      那夜他跟在她身後,看見她撲進佐井懷裡,臉上掛著他前所未見的燦爛笑容。她小鳥依人的神態引燃起全然陌生的妒火,也許令他最嫉妒的不是身體上的接觸,而是佐井竟能讓她笑得如此開懷,他醒悟到原來自己比任何人都想看到她的笑,但他卻總是讓她流淚。

      他不得不承認這次回來得不是時候,一切都太晚了。他已失去挽回她的資格,更沒權利去破壞她擁有的幸福。他給自己七天時間,逼她陪在身邊,只為多看她幾眼。不到深夜不讓她離去,是不想讓她和佐井見面,就這七天而已,他只想獨佔她七天。

      他捨不得離開她,要是她來送行的話,他只怕會走不開。還是趁機做個了斷,這對她好,對自己也好。

      當雙頰染上濕意,小櫻才驚覺自己流淚了。她伸手抹了抹淚,強笑道﹕「佐助君,一路順風。」

      「怎麼哭了?」黑眸一凝,佐助的心猛地一震,隱約猜到她因何而哭,如死灰般的心倏地燃起火光。

      「我只是……吹沙入眼。說不定你還有什麼需要,我晚點再回去好嗎?」

      對不起﹗佐井,這是最後一次,只要一下下就好,請讓我陪在他身邊……

      悲傷的語調滲雜著幾分懇求的意味,佐助沒有拆穿她鱉腳的謊言,暗嘆口氣,本來堅定不移的決心被她楚楚可憐的神態攻陷了。他從前沒有答應過她的請求,這次就當作給她補償好了。

      小櫻坐在沙發上,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她的心在昏黃的燈光下浮浮沉沉,不敢轉頭看他,就怕一看了淚水又會禁不住落下。

      當規律的呼吸聲響起,佐助才發現小櫻靠在沙發上睡著了。這幾天她總是待到深夜才離去,第二天一早又要趕過來,也難怪她睡眠不足。

      他走近毫無防備的她,貪婪地盯著那張俏麗的臉龐看。她睡得極不安穩,皺著眉不住發出輕細的呻吟。

      他輕柔地拭去她眼角的淚痕,輕觸她冰涼的臉頰,溫暖的膚觸讓她本能地緊抓住他不放,蒼白小嘴逸出破碎的夢囈——

      「佐……助……君……不要……不要……走……」

      佐助腦海裡無時無刻緊繃著的,那根名叫理智的弦啪一聲折斷,此刻他渾忘了一切,一聲聲細碎的輕吟喚醒了他想抱住她親近她的欲望,他再也不克自制,猛地低頭攫住她柔軟的唇瓣——

壓在身上的重量令小櫻驚醒過來,眼前是一雙比大海還要深湛的黑眸,明明曾無數次在夢中浮現,不曾在記憶中褪色,此刻那雙熟悉的眸子卻閃動著陌生的光芒,她茫然地看著他,一時無法反應過來。

直到他溫熱的舌頭探進她的嘴裡,她才意識到他在吻她﹗

「嗯……」

要不是唇舌的接觸如此真實,臉頰的每一寸肌膚都感受到他溫熱的氣息,她會以為尚在夢中,那雙黑眸倏地一瞇,迸射出一抹讓她恐懼的侵略光芒,她心中一慌,在他身下掙扎起來。

他分抓住她雙臂,利用身形的優勢將她困在身下,瘋狂地吸吮小嘴裡每一寸的領土。

佐井的吻是溫柔的,猶如和風細雨,讓她深深感受到自己被寵愛著。她對吻的理解僅停留在兩唇相觸,為什麼同樣是吻,佐助的吻卻使她渾身發熱,心跳不已?

鼻間盡是濃烈的男性氣息,她的每一個細胞都在躍動,不久她放棄掙扎,昏然的承受著他的吻。

感覺到身下人兒的馴服,他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滿足感,離開她紅腫的櫻唇,輕吻如蝴蝶般翩然落下,細細密密地印在她的額上、頰上……

腦海裡忽地浮起佐井的身影,小櫻的心痛得快要裂開,用盡全力推開身上的男人。

猝不及防之下,他被她推開了,一雙銳利的黑眸如猛獸盯上小獸般緊盯著她不放。

看著她滿臉通紅,細細喘息的模樣,他的心再次被撩撥,只想將她抱入懷中,狠狠地吻她。

「嫁給我。」

聽到這三個字的剎那,小櫻的心跳停止了。

啪﹗

她用盡全力一巴掌甩在他臉上,頭也不回的衝出宇智波大宅。

他摸著發熱的臉頰,沉思片刻,深沉的黑眸閃過一抹精光,彷彿下定了某種決心。

空氣中瀰漫著暴風雨前悶熱的抑鬱,木葉的夜空注定不復寧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 的頭像
tam

蛋蛋之塔

t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N HUANG
  • OMG.....
  • 我愛佐櫻
  • 您真的文章很好看,拜託一定要繼續更新哦 ❤️
  • 會更完的,不擔心哦 > 3 < 謝謝

    tam 於 2014/12/28 20:2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