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6)

 

卡卡西從來不知道春天這麼漫長,不管如何專注於工作,一分一秒的流逝都是如此清晰。春到夏,夏至秋,就算再等幾十個春秋,他都不會等到想等的那個人。

 

卡卡西進門,脫下外套,照常把甜品店的優惠券塞進丫頭很寶貝的罐子裡。修長的指尖輕輕摩娑著冰冷的罐子,小紙條幾乎塞滿了原來空蕩蕩的空間,如果丫頭看見的話,說不定毫不吝嗇賞那麼有心的他一個香吻?

 

唇角微彎,但不一會兒便輕輕抿起。

 

他閉上眼,四周空蕩蕩的,安靜的只聽得見自己的呼吸聲。

 

說不定這只是個夢,明早丫頭就會像平常那樣掀起他的被子,惱怒地叫他起床。

 

翌日等待他的依舊是一室冷清。

 

隨著氣候轉變,這把老骨頭終於對沒日沒夜的操勞發出強烈抗議。卡卡西舊患復發,按靜音診斷,這傷短期內好不了。

 

才那麼診斷著,靜音伸手便按住舊患處以診察骨頭情況,卻沒想到卡卡西猛一個激靈全身都僵了僵。動作一頓,靜音才投以疑惑的眼神,卡卡西已經搖搖頭﹕「沒事,可以繼續。

 

不過再如常不過的診視動作,骨頭已經傳來錐心的刺痛。以往那隻小巧的手總會輕輕拂過他左胸下方,自然而然的避過他身上多得可怕的舊患,那樣的溫柔,那樣的小心翼翼。

 

眼角一陣酸澀,卡卡西把臉垂下。

 

按靜音的說法,櫻的療法是針對較輕的狀況,如今已不適用,但卡卡西仍默默依循著,對於他少有的固執,她也只能歎息,並給他一些強力止痛藥。

 

卡卡西在藥力發作下陷入熟睡之中,房間的門忽然砰地打開,一向進退有度的靜音正眼角含淚,哽咽道﹕「醒來了……綱手大人醒來了﹗」

 

綱手清醒過來的消息瞬間便傳遍木葉及各國,經顧問和兩任火影閉門商議後,決定由綱手重掌火影之位,卡卡西卸任養傷。恢復自由身聽起來可喜可賀,可他並沒有如釋重負的輕鬆,或者說他已經無所謂了。

 

綱手用最短時間了解木葉的狀況,隨即猜出最近根的內訌是出自卡卡西的煽動。

 

想到這裡,綱手嘆了口氣,「辛苦你了。你且好好養傷,有什麼事等傷好了再說。」她昏睡了幾個月,眼前的銀髮男人卻彷彿老了十年,連熟悉的吊兒郎當也消失了。

 

「請讓我調回暗部。」卡卡西淡淡地道。

 

以往有櫻在旁照料,卡卡西只要休息幾天就能康復,也許是受心理層面的影響,如今遲遲無法恢復。主動攬下最危險的任務,他是認為就算死掉也無所謂了?

 

卡卡西這樣的人才要加入暗部,她自是不會反對,怕只怕有人會找她晦氣。

 

綱手神色複雜地看著卡卡西,「你再考慮看看。假若兩天過後,你還是堅持己見,我就批准你加入暗部。」

 

 

卡卡西從秘宅搬回上忍宿舍,客廳一如既往的混亂,只是擺設桌上的親熱天堂已蒙上一層薄灰。

 

曾幾何時這裡就算再亂也是纖塵不染的呢?

 

藥力發作之下,他的眼皮沉沉的睜不開來。熟睡中隱隱感到有一隻柔軟的手為他塗藥,撫過他左胸下方時帶著熟稔的溫柔。

 

 

翌日,卡卡西起床的時候,腦袋有點沉,但舊患處卻奇異地舒服了不少,連下床動作頗大也無不適。

 

他轉頭看向不知何時打開的窗,春日陽光是恰到好處的明亮,從窗外輕輕照射進來,暖洋洋的灑滿了一地,是和煦得恰好不扎人的溫度。

 

打著呵欠撓撓頭髮才想走向浴室,一股教人食指大動的香氣在房子裡飄蕩著,卡卡西還沒來得及思考,雙腳已循著氣味來到廚房。

 

粉色的髮隨著少女的動作搖曳,她俐落地翻著煎蛋,嘴裡哼著他再熟悉不過,卻又不知道名字的小曲。

 

卡卡西忍不住看了看掛在牆上的日曆,確定日期無誤後又掐了掐自己的舊患,痛得幾乎掉下眼淚。

 

似察覺到他的到來,少女轉身,見他齜牙咧嘴的模樣頓時一笑﹕「都這麼大了,怎麼還不懂照顧自己的呀?老師。」

 

她的聲音太清晰,清晰到卡卡西下意識看向地面——陽光下她的影子歪歪斜斜有些走了形。

 

忍不住屏息再對上那雙帶笑的眼睛,似在等著他般,少女站在流理台前一動不動,

柔軟髮絲被微風輕吹亂了些扎到了眼睛,少女顧不上與他對視皺起眉便伸手去撥弄。

 

她不再說話,他卻連靠近都不敢,生怕踏出一步便敲碎了這幻境。

 

 

好一會兒,少女終於理順頭髮卻見他還愣在原地,不由瞪著他﹕「早餐要涼啦,還不過來吃小心我不煮了﹗」

 

不是假的。

 

暖下眸光,卡卡西終敢朝她走去,一步一步,彷彿從世界的另一端走來。

 

此時屋外春意正濃,天空萬里無雲,柔細的風拂過枝頭,吹散了一疊花香。

 

 

十七歲(7)

 

一如記憶中鮮明的輪廓,卻又有點不一樣,少了些稚氣,頭髮長了點似乎能遮住白皙的後頸,隨著動作輕輕起伏,就像在春日微風裡柔軟地擺動的花兒。

 

還以為世上已沒有能讓他害怕的東西,可面對眼前這個輕鬆得好像兩人從沒分開過,習慣性地為他收拾客廳的少女,他卻壓不下心裡竄起的不安。

 

被人用這麼凌厲又陰鬱的眼神瞪著,櫻渾身都不自在。她皺了皺鼻子,拿起桌上的《親熱天堂》拍去上面的灰,將之塞進卡卡西手中,「看這個。」

 

卡卡西服從度甚高的拿起《親熱天堂》看了起來,就在櫻鬆懈地轉身掃地的時候,他的視線又再次落在她身上。

 

待收拾妥當,櫻才發現卡卡西又在看著自己……真是陰魂不散,這是什麼眼神嘛?被主人拋棄的小狗?

 

晚上,櫻再為卡卡西上藥時,卻發現被她手掌掠過之處都有些微微顫抖,她不禁奇怪地抬頭看著他。

 

兩人靠得很近,她幾乎能把他臉上的毛孔一個個數出來,雖然就在現身前她還在遠處偷偷觀察他,到底不如此刻看得真切。她發現他比遠看時更瘦,俊臉上滿是滄桑和憔悴,下巴上長出細密的鬍渣,以往總是閃著溫和笑意的異色眼瞳彷彿兩池死寂的湖泊。

 

還是先讓他睡一覺好了。

 

這麼一想,她倒了杯水,稍稍背過他便往裡面快速倒了些安眠藥,然後轉身就要遞過去,卻被飛快地一撞,「砰」地一聲,水杯摔碎在地,濕了一灘水漬。

 

手腕被抓住,有些疼,卻隱隱感到些微顫抖。她不解地看向卡卡西,只見那異色雙瞳裡劃過一絲暗芒,他的語氣似受傷又似忍耐著什麼﹕「你在做什麼?」

「誒?」

卡卡西看了一眼地上的水跡﹕「你往裡面倒了什麼不是嗎?那不是給我吃的藥吧?」卡卡西並不願意這樣嚇她,可她才回到身邊,為什麼要暗地裡下藥?她……又要離開了嗎?


櫻怔忡了好一會兒才明白他過激的反應是為何,雖然眼神有些可怖,可那份心情倒是讓她忍不住有些喜孜孜﹕「安眠藥啊老師,」見他眼露意外,她認真地點點頭,溫和笑意不改,「你看起來睡不太好,加點這個可以讓你好好休息,恢復更快嘛。

「那你呢?」卡卡西仍舊不放開手,他可沒忘記兩人分開前她也曾笑得這般溫柔燦爛。

「當然是回家啊,老師。


 

十七歲(8)

 

混亂的客廳經她整理後煥然一新,說不上大師級的廚藝,卻很合他的胃口,就連她的聒噪和小脾氣也讓冷清的家熱鬧起來,每次看著她在他家裡轉來轉去,他就很自然的想也該結婚了。

 

想歸想他卻沒有說出口,暫時他還沒找到自己在丫頭心裡的定位。

 

嘛,她還活著就夠了。

 

比起定位的問題,卡卡西更在意丫頭失蹤時經歷了什麼。雖然看起來並無酷刑,但掉落山崖他倒相信是真的,否則她早該落入根手裡,偏偏她對於掉崖後所遇之事隻字不提,任憑他如何旁敲側擊,她都避而不答。

 

心裡不是不懂櫻只是不想讓他擔心,可面對如今不知算不算戀人的少女,卡卡西卻沒有任何理由非要她對自己坦白不可。所幸,他還有人可問。

 

 

綱手似是早已料到卡卡西會取消調任暗部的申請,對他遞來的辭呈並不十分意外,倒是接下文件後見他仍未離開,她抬頭才注意到他認真的眼神,心裡頓時了然他所想。

 

雖然櫻請求過讓她別告訴卡卡西,可綱手並不贊同那種仍顯稚氣的做法,尤其卡卡西看櫻的目光日漸溫柔,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更讓綱手明白是時候讓自家徒兒學會如何跟將會共度一生的人相處。

 

那天夜裡被根追趕的櫻失足掉下懸崖,原以為葬身於此,可沒想到懸崖山壁上有許多突出的石塊,在被撞擊幾下後她機智地掏出兩把苦無,用著蠻力硬插入岩壁上,雖然下墜力讓苦無刮過山壁時發出刺耳的拖行聲響,但根的人似乎毫無所覺,就那麼讓躲在石塊陰影下的她逃過一劫。然而當時她的手受傷了,無法長久用力撑住身體,還是慢慢滑到了崖底甚至昏了過去,醒來才發現自己被水流沖到一個林地。

 

那時她渾身是傷,靠那裡僅找到的幾種草藥勉強活下去。等恢復活動能力,她回到木葉時恰好是葬禮以後。

 

她本想立刻回來見卡卡西,可是轉念一想自己死而復生說不定會再次被根盯上,給更多人帶來麻煩,為了不成為他的負累,她便選擇繼續扮演逝者,在靜音的安排下秘密養傷,直到綱手蘇醒重新掌握大權才敢在木葉現身。


說到這裡,綱手忽而笑了笑,看著他的眼神多了幾分狡黠——依我所見,櫻估計不多不少還存些小女兒家的心思,不過具體是什麼,要由你自己去弄懂了。

卡卡西只是點點頭沒接話,離開火影辦公室後倚在門邊發了好久的呆才邁開步伐。

 

回到上忍宿舍,迎接他的是少女比陽光更燦爛的笑靨。

 

「老師取消調任申請了?」

 

「嗯。」

 

她聽到這聲嗯才鬆了口氣,又忍不住問﹕「那個……師傅沒對你說什麼奇怪的話吧?」

 

「奇怪的話嗎?」卡卡西故作困擾地皺起眉,頓了好久才恍然道,「說起來……」

 

「說起來什麼啦,」少女有些怒,倒不知道是害羞還是緊張,「再釣人胃口,我可是會讓老師再領教一次無處可躲的怪力哦。」第二次搶鈴鐺正是她一拳粉碎了他的藏身之處,他還為此誇她,相信他還沒忘記才是。

「啊,」卡卡西挑起眉,指了指她已經握起來的小拳頭,「火影大人有說起櫻似乎對我存了些小女兒家的心思呢,」看見少女臉頰明顯泛紅,他摸了摸下巴,「你說我該怎麼想這句話比較好?」

「師傅真是的,胡說什麼啦﹗」拳頭還是揍到了他身上,但那軟綿綿的力氣真沒有半分殺傷力,似乎鬆口氣的少女轉身走向廚房,「老師可不要亂想﹗」

卡卡西只是笑,並未接話。要是她不想讓他知道,他也會努力表現出一無所知的模樣,反正他再也不會讓這種事發生。

「哎,好久沒吃到櫻做的秋刀魚了啊……」

「才吃完東西多久啦,又不是餓了幾天幾夜。


「你失蹤那麼久,這期間都沒人給我做哦。

「……」

「哎,想起家裡好像沒有食材了,」他撓了撓頭髮,走到她身旁,「我們乾脆去吃拉麵?」

「老師請客哦——」全然放下心的少女轉身盯著他,見無異狀才解下圍裙,小嘴又開始喋喋不休,「又不是鳴人,怎麼每次請客還是一樂拉麵啊……」

卡卡西眼睛眨了眨。

唔,那個脫衣服的姿勢怎麼莫名有些誘惑呢。

 

 

十七歲(9)

 

上回兩人一起吃拉麵,已是櫻十五歲時的事。那時候佐助和鳴人不在,身邊只有這個不可靠的老男人。

 

相隔兩年,同樣的場景使櫻不禁心生感慨,兩年前她只當他是不良老師,如今她卻無法也不想再把他擺在那個位置。

 

那他呢?

 

少女吃了兩口拉麵便擱下筷子,出其不意地道﹕「老師,我有話要說。」

 

自走進拉麵店後,少女反常的沉默起來,卡卡西早就猜到她有話要說,便配合地放下筷子,用眼神示意她說下去。

 

「我向師傅請假了,接下來會在外面遊歷一段時間。」

 

卡卡西「嗯」了一聲,竟像只是小事般繼續拿起筷子邊吃邊問﹕「要去多久?」

 

櫻在卡卡西眼裡找不到一絲驚訝或是波動,心中暗惱,表面卻雲淡風輕地往他碗裡倒了些辣椒﹕「看心情。

 

卡卡西看著碗裡泛紅的油,再次放下了筷子,無奈得只能鄭重看向她﹕「決定了?」

 

「決定了﹗」就在上一秒決定的。

 

卡卡西的視線在少女那張明明氣惱不已,偏又倔強地佯裝無所謂的臉上停留了半晌,點點頭道﹕「我知道了。」

 

沒有她期待的緊張不捨,也沒有嘗試挽留她……

 

心裡已經說不清更多是生氣還是失望,櫻猛地起身﹕「啊,我想起師傅約了我這個點,老師慢慢吃。」說完也不等他回答便轉身直往店門走去。

 

「哎。」

還沒邁開步子,身後便傳來隱隱帶著失望的輕嘆,少女有些期待地回了頭,卻見他有條不紊地把她的那碗拉麵移到自己跟前,還邊搖著頭邊拿起筷子﹕

「真浪費啊。

雖是生氣,但其實此刻的櫻卻莫名地被拉麵的熱氣熏得有些視線模糊。她忍不住嘟了嘟嘴,似賭氣般道﹕「是啊,我一共喊了四碗麵的,老師你記得一個人吃完才是真的不浪費﹗」

看著少女憤而遠去的背影,還是一直在流理台後忙碌的老闆忍不住開了口﹕「哎,我真是越來越看不懂年輕人怎麼談戀愛嘍。」

「嗯,」卡卡西挑眉看向又再繼續低頭切肉的老闆,「老闆真的那麼認為?」

老闆瞄了卡卡西一眼﹕「你是指櫻,還是指你自己?」

頓時失了笑,卡卡西極快吃完兩碗拉麵,順便掏出四份的錢遞給老闆﹕「唔,麵我是吃不下了,但既然我們家丫頭開口了——剩下兩份的錢就當做下次約會的定金好了。

 

 

落日的餘暉籠罩著整座墓園,在無數慰靈碑的包圍下,一個空穴顯得格外扎眼。

 

櫻漫步走到空穴前,忍不住細細端詳起如今這個只像個被刨了土的巨坑一樣的墓穴。這裡不久前還埋著她的棺木,立著她的慰靈碑,她甚至曾躲在不遠處的大樹後偷看銀髮男人每每在這裡總要逗留半天的哀傷模樣。

 

那時她剛回木葉,和靜音師姐商量過後,決定暫時扮演逝者的角色。她沒見過那樣子的旗木卡卡西,她在他眼裡找不到一絲熟悉的溫柔,只有陰冷和麻木。

 

她很想上前安慰,卻又被奇怪的執拗心拖住了腳步,偏偏正在她矛盾之間,一句從未聽過的輕聲細語緩慢地鑽進她耳裡——

 

愛してる

 

溫柔憐惜得哪怕看著滿臉憔悴的卡卡西,櫻也幾乎按捺不住自己的心跳。

 

只是——

 

纖足忍不住發洩般一腳踩在泥土上,櫻有些吃醋有些無奈地瞪著空穴。

 

難道那句話就只能對死了的她說嗎?

 

 

十七歲(10)

 

出發遠遊的前一夜,木葉眾忍為櫻舉辦了一個歡送會。

 

井野臉上沒有半絲不捨或者難過,只拍著她的肩說了句「還活著就好,一定要回來」,這讓本來還對遠行決定略有些猶豫的櫻更多了幾分失落。那個曾經在她墓碑前泣不成聲的井野都能笑對與她的分別了,何況其他人呢?

 

言笑晏晏至深夜,眾人才陸續離開。櫻幾乎是最後一個步出烤肉店,本還沉浸在無人惋惜她離去的低落中,當看見門外燈下那抹熟悉的身影時,碧眸極快閃過訝異,心情卻瞬間像被什麼溢滿了,忽然便有些捨不得。

 

可這股情緒才漫上心頭已經勾出心底的怨懟,她故作淡定地一一跟友人告別,特意回頭看了一眼烤肉店裡發現沒有半個走不動的醉鬼,才邁出腳丫子打算漫步回家,順便無視這個整晚沒出現但現下卻始終盯著她的不良上忍。

 

離別的夜,就如同剛才的歡送會,天空不僅萬里無雲,星辰甚至比以往更閃閃生輝,璀璨磷光徜徉而過,宛如銀河被暈散了開,燦爛奪目得叫少女既驚艷又心生微妙。

 

凌晨的木葉安靜寧和,方才還能隱隱聽到的酒後吆喝聲隨著腳步越離越遠,只剩下兩人交錯不一的腳步聲。少女試著加快,但身後之人不費吹灰之力便保持著一模一樣的距離跟了上去,走了片刻還是喝過酒的她先吃不消再放緩腳步,果然聽見男人的腳步也隨之慢了下來。

 

櫻倏地頓住腳步,回身瞪了卡卡西一眼道﹕「你想幹嘛?」

 

卡卡西好整以暇地與她對視,「這年頭到處都是變態跟蹤狂,女孩子這麼晚獨自回家很危險的。

 

櫻沒好氣﹕「那老師可算說對了,我現在就被一個變態一路跟著。

 

「哎,有那麼說好心來護送你回家的老師嗎?」卡卡西故作受傷地笑笑,上前揉了揉她的髮,「從前那個乖巧可愛的櫻到底去了哪裡?她可不會這麼埋怨老師呀。」


對方一臉輕鬆地接著她的話自稱老師,讓少女莫名氣打一處來,但她努力沉住氣搜刮他眼裡的情緒,卻只看見自己失望的目光,不由飛快地轉過頭﹕「那個櫻不是早就死了嘛。

話才說完便感覺腦門上的力道沉了些,櫻嘟著嘴正要抱怨,他已經越過她走到前方﹕「明天不是很早要出發嗎?還是快些回家吧。

 

盯著他似比剛才多了些愁緒的背影,少女終究沒忍心,邊跟上去邊嘟嚷道﹕「我不是小孩子了,一個人在外那麼久也能平安回來,何況現在就在木葉。」

 

「就算過了多久,就算你變得多強,」平淡的聲音蘊著一絲難以察覺的溫柔和在乎,卡卡西緩緩道,「我還是想保護你。

一股酸澀很快湧上眼眶,少女咬著唇盯著他的後腦勺,臉頰有些發熱,卻很想揍他一拳。他這句話,到底是抱著哪種心情來說的呀﹗真是糾結死她了。

許是察覺到少女在心裡暗罵自己,這略帶曖昧的氣氛沒維持多久,卡卡西便輕笑了起來﹕「雖然櫻的拳頭……沒什麼人能領受得住。」

「什麼啊,我才不會那麼隨便亂揍人好嗎﹗」對於心思幾乎全被看透,少女顧不上夜深人靜,又是羞惱又是咬牙切齒地叫了起來,只恨此刻不能真的跑去揍他一頓。

只是,她並不知道自己臉上的低落早已被赧然和得意取代。男人沒有回頭,可那把恢復俏皮活力甚至揉雜了些許撒嬌的嗓音已然讓他放心不少。

 

兩條黑影被燈光拉得長長的,櫻刻意放緩腳步,但回家的路並不長,很快便到了盡頭。一時間心裡漲滿離愁別緒,她怔在當場,卡卡西從她包包裡掏出鑰匙開門,打了個呵欠,「人老了果然不能熬夜,明天就不送妳了。晚安。」

 

說完也不等少女回應,銀髮男人便轉過身對她揮了揮手算是告別,往回路走了去。

 

直到看見他的背影消失在街角,少女才堪堪收回目光垂下眸。

 

 

尾聲

 

跟長期處於備戰狀態,人口有一半以上都是忍者的火之國不同,偏居一隅的地理位置使花之國得以遠離戰火煙硝,宛如世外桃源,處處洋溢著悠然氣息。

 

當清新的空氣伴隨著花香深入肺腑,一切紛擾亦隨著呼吸煙消雲散,粉髮少女臉上徐徐露出一抹笑,心裡滿是對未知天地的期待。

 

步道上植滿嬌艷的鬱金香,只餘一條小徑供人行走,兩側樹上的櫻花肆意綻放,抬頭望去,層層疊疊的粉色擋住了半邊天。或清淡或濃厚的花香混雜成一股馥郁的甜味,在鼻端繚繞不散。

 

愛花的她這裡看看,那裡嗅嗅,渾不覺已到了黃昏時份。夕陽洋洋灑灑為小道花草染上淺淺金邊,漾開了柔和琉光,恍如仙境。忍不住伸手摘了一朵小花,少女腳步悠揚地邊舞著轉起小圈,哼著小曲閉上眼,鞋後跟忽地踩上了凹凸不平的石塊也沒多在意,甚至笑著任由自己落向花海——可她沒有。

 

一雙修長的手穩穩地托住了她的腰,緊接著頭頂上傳來無奈的嘆息,「還記得有人說過自己不需要人保護,這跌倒得也真是足夠笨拙精彩了。

少女驚得甚至忘了反駁,快手快腳從他懷裡爬起來,她瞪大眼睛上下死死打量著他﹕「你……怎麼會在這裡?﹗」

唔,居然震驚到忘了稱呼他為老師,這個變化讓卡卡西頗為滿意,但必須一直延續下去才行,於是他笑了﹕「說起來,我還是恭候了一天了啊。」

這句話成功讓少女的嘴張更大了。

瞧著她幾乎掩飾不住臉上的驚喜,卡卡西雙手抱臂,笑得更意味深長也更故意了些﹕「要不要猜猜看我怎麼會在這裡?說不定有獎勵。


一句話又成功讓少女翻了白眼。嘿,其實他對她還是瞭然於心的。

「我才不要獎勵,」櫻倒是很想猜測他純粹因為任務而路過,但他卻說自己已經等了一天,佯作生氣瞪了他半晌,對方臉上笑意卻始終不變,櫻有些無措地攪著手指,難掩期待又難以置信地開口,「你……不會是……因為我吧?」

卡卡西卻不答,只把手裡拿了許久的花束放到她手裡,「五代目給了你半年的假期,第一站花之國,第二站蜜之國,第三站砂之國……這行程著實不怎麼妥當,繞路得很,所以,你確定我們還要在這裡浪費時間?」

這算什麼呀﹗

櫻把手裡的花束放回他手裡,故意不屑地抬了抬下巴﹕「我就是喜歡繞路怎麼啦﹗」然後她指了指那花束,「還有這個摘了多久啦,都開始有點兒枯萎了,能不能給點誠意嘛,起碼等的這一天要把它養好啊。」

「哎,」男人嘆氣,像是很為難,「我以後光是要養一隻小母老虎已經很辛苦了,這些小事就不要太在意了嘛,何況,」他又把花束放到她手裡,「妳認、真、看,我有沒有顧好它再說﹗」

沒好氣地嘟著嘴,少女正打算隨意瞄一眼便算是交了差,卻發現其中一朵花蕊裡似有著什麼,在夕陽餘暉下甚至比落日更要璀璨奪目,星芒一般的毫光幾乎刺紅了她雙眼。

 

知曉少女看見了什麼,卡卡西終是歛了一臉調侃,語氣溫柔耐心﹕「戴不戴,就看你願不願意了。」

經過約莫半個世紀的沉默,少女終於抬起頭,綠瞳盛滿了淚光卻仍是不忘翻白眼﹕「哪有人那麼送的還要我自己戴——」

黑瞳彎成月牙弧度,卡卡西朝櫻伸出手,她順從地把手置於他掌心上,隨即被緊緊握住。

 

風微揚,落葉與飛花在空中旋轉著、飛舞著,將整個天地染成一片溫柔。

 

 

後記

 

這篇文的主題是「陪伴與成長」。從戀愛第一,對忍術不太上心的小女孩,成長為出色的醫忍,甚至是新三忍之一的少女,卡卡西在櫻的成長路上不曾缺席。對於這個一直陪在她身邊的老男人,隨著年歲的增長,櫻的感情也在產生變化,從最初的仰慕到後來的全心依賴,她意識到他不單是老師,還可以是一個男人,進而愛上這總是不求回報地扶持著她,守護著她的人。

成長是雙向的,櫻在成長的同時,卡卡西也在成長。那些不欲回首的往事讓卡卡西習慣封閉自己的內心,他待人溫柔,總是在照顧別人,卻不讓任何人走進他的心。櫻在對佐助絕望後才愛上卡卡西,而卡卡西的愛情卻發生在更早,也許是意識到自己不願將小女孩交給陸明的時候,也許是在山洞擁抱受傷的小女孩的時候,只是不自覺而已。

他習慣扮演老師和守護者的角色,也許是兩人一直靠得太近的關係,當少女猝不及防的向自己告白,他竟弄不清自己的感情是愛還是寵愛。他理性地權衡輕重,少女想要他的愛,而他想要她永遠待在自己身邊,按她的要求在一起是最好不過了。這想法讓他吃足了苦頭,直到失去她才懂得何謂愛,幸而最後少女還是回到他身邊了。

 

灰常感謝師姐一直耐心地幫人家構思&改文,愛死你咩

也謝謝所有不嫌棄這篇文,看到最後的朋友

 

《空花》的本子將於明年年初發售,會收錄約三篇不公開番外,有興趣的親可以看看本宣貼﹕

http:// tieba.baidu. com/p/307423363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am

蛋蛋之塔

t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小艾
  • 當初一直擔心會是BE說XDD
    現在好期待番外阿阿一定要買到本子才行!
  • 放心,長篇沒寫過be的我 XD
    受了那麼多苦實在不忍心再虐他們
    番外都是甜的放心吧

    tam 於 2014/11/25 19:55 回覆

  • 小艾
  • 好想早點看到本子!XD
  • 我也是 > 3 <

    tam 於 2014/11/29 20:34 回覆

  • 夏澄
  • 請一定要讓我留言一下
    在百度意外看到親寫的佐櫻文[囚婚], 真的對親的文筆印象深刻,
    然後找到這裡,
    一直無法想像卡櫻在一起的畫面, 本來對卡櫻文沒興趣的,
    但因為對囚婚實在是印象深刻
    想說以親的文筆,空花應該可以直得期待
    結果看完之後,整個愛上卡櫻><
    空花是我的卡櫻入門文阿><
    一個強大的寫手真的是有本事讓人看文以後,立刻陷入文的世界
    看完只有這兩人不在一起還有天理嗎
    沒有比這兩人更適合彼此的了
    整篇文都讓我覺得很自然
    覺得卡櫻真的就是這樣相處的感覺
    請讓我膜拜一下

    請問要買空花的同人本一定要上掏寶買嗎
    我也是台灣的><
  • 看了夏澄的留言好感動 > /// < 謝謝喜歡我的文,叫我tam就好了,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是這兩年才喜歡上卡櫻的,感覺櫻和卡卡西在一起會很幸福
    哈哈 這麼稚嫩的文要當夏澄的入門文真的不敢當 T T 卡櫻文的水平很高,我還要多練習呢
    的確卡卡西和櫻能互相依靠就是最美的畫面了,兩人都同樣擁有強大的責任感,而且在佐助鳴人不在的時候,一直相扶到現在
    抱歉因為我人在香港,所以台灣的親買本會稍為麻煩一些,如果夏澄沒有淘寶帳號的話,建議到時可以在"露天"裡找"淘寶代購"的店子代買 >3<

    tam 於 2014/12/11 21:24 回覆

  • 夏澄
  • tam如果方便回答的話,想請問一下
    (1)空花的三篇番外都是以卡櫻為主嗎?是甜文嗎?(<---這對我很重要,我超級想看真正在一起之後的兩人相處片段>< 雖然卡卡西還未認清愛小櫻之前,也是非常甜的相處模式.....但我也想看後續><)
    (2)沒有用過掏寶,不知道是不是我搜尋方式錯誤,沒有看到從前有一只貓的店鋪,是要加入掏寶會員才能看到嗎

    最近看到了tam寫的寧櫻篇[呎尺],我也是非常期待後續阿,請加油
  • 當然方便咩 > 3 < 對不起之前忙工作的事很久木上
    (1) 是卡櫻為主,第一篇是婚前的,之後兩篇都是婚後的 >3< 都是甜的,也是雙方確認了心意之後的故事,就是結局的延續
    (2) http://shop72654115.taobao.com/ 對不起最近剛改了名
    摸摸,夏澄想看隱h麼?可以給我郵箱哦 > 3 < 謝謝喜歡,最近都想寫甜文哦

    tam 於 2014/12/21 11:32 回覆

  • 悄悄話
  • 夏澄
  • 聖誕快樂~~~
    收到文了,謝謝tam^^
    本來前面還在想結婚後的兩人要如何相處
    現在看來小櫻是完全愛上寧次了
    只是很好奇小櫻的心境是如何轉換的
    寧次就是個披著羊皮的大野狼
    辛苦小櫻要餵飽一隻大野狼XDD

    其實囚婚很好看的,只是空花更讓我大愛
    所以迫不及待的想看到番外^^
  • 聖誕快樂哦 > 3 < 不客氣哦,能看到就好了
    結婚後兩人就是甜甜蜜蜜的,這是篇腦殘甜文 ><
    其實到這裡櫻還沒完全喜歡上寧次,但多少也是很習慣很依賴的感覺
    後面會有考驗的 xd
    寧次也是有點腹黑因子,喜歡逗弄自己的妻子 >///<

    哈哈 我會加油碼番外的,希望不會讓大家失望 (握拳

    tam 於 2014/12/28 20:27 回覆

  • 木兆
  • 看完啦有種捨不得的感覺在一起真的很開心啊!!!卡櫻文我看的不多但是大大寫的問很自然的讓我一直想看下去!!!然後想買書才發現這是2014年的事!!!我的番外篇啊!殘念啊!!!
  • 抱住,謝謝你喜歡啊,卡櫻文一般水平都很高的,親可以多看看啦,推薦九歌抄,是經典呢 ><

    tam 於 2016/08/21 17:57 回覆

  • R
  • 嗨嗨,看完第二遍,好喜歡開心的結局~~~也很喜歡作者對於兩人成長的安排,雖然後半段小虐了一下,不過兩人的情感都描寫的好棒很帶感,哈哈哈
    作者我太愛你了,讓我有好文可以一直看
  • 這篇也是我自己最喜歡的文,看見有親願意重看真的很開心哦!! >///< 哈哈 為了讓卡卡西醒覺不得不虐一下呢,再說輕虐有益身心
    我也謝謝你願意一直看我的渣文啊 > 3 <

    tam 於 2016/09/11 12:43 回覆

  • Ping
  • 啊啊啊啊好喜歡卡櫻文
    可惜之前沒有跟進到本子的部分
    請問有甚麼方法可以看到番外嗎QQ
  • 不好意思哦番外只放本子裡面,是買本子的福利
    剛好這陣子要重印《空花》本子,不過是簡體印刷的,如果ping親有興趣可以給我郵箱 > 3 <

    tam 於 2016/11/13 20:08 回覆

  • 訪客
  • 這篇好好看!!愛上卡櫻了!
  • 謝謝喜歡 > 3 <

    tam 於 2017/03/26 21:25 回覆

  • 訪客
  • 前幾天收到本本了!!好開心,沒想到還有書籤xDDDDD

    忍不住又把空花重頭看了一遍,實在,神作!同意後面一篇感文「很多人都說九歌抄是卡櫻的經典,在我心中卡櫻經典是空花,不論看多少遍都不會膩。」

    雖然其他人寫的卡櫻只看過九歌抄(其他都是您的),但真的超喜歡您的文
    我也是忍不住重看了四次呢XD

    真的好喜歡您筆下的卡櫻💕💕💕太感謝您創作這篇了,看見番外他們幸福的在一起,很開心呢,話說原來小櫻是個這樣暴躁的*婦

    總之好有愛💕💕

    最後想請問一下,tam有沒有推薦九歌抄以外其他卡櫻文呢☆_☆愛上配對之無法自拔之需要文來填補心靈

    還有最近您在更新的我櫻,看見您說也是最近入坑的,(我是看了您的文才)想請問有沒有推薦文呢(>ω<)

    面癱我愛羅感覺上就會是個好老公啊(吶喊
  • 摸摸,非常感謝收了人家的本子,我知道台灣的大家買個本子不容易,抱抱你們!!!
    自己的文中,我最喜歡的也是這篇空花,很高興你也喜歡!!
    其實真不敢攀比九歌抄,文筆已經沒得比了XD 而且我超級喜歡九歌抄的番外寵兒,看了五六遍呢
    看見你說看了四遍我真的好開心!! 謝謝親不嫌我的渣文筆
    我櫻的話,推薦看《碧砂》,不過是BE的,還沒完結的有《浮生如歌》,是長篇,很好看!!
    卡櫻文的話,有很多喜歡的,先給親推幾篇,看完再給你推哦
    《首陽》(雖然還沒完結,但真的超愛),《小孩子的喜歡》、《迷迭香》
    這些都可以在百度貼吧我櫻吧和卡櫻吧裡找到
    我一直都覺得我愛羅一定會是個好老公的,專一又有擔當!!

    tam 於 2017/05/25 20: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