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步

 

        翌日醒來,佐助已不在身邊,連令小櫻眷戀的溫暖,也被一併帶走了。

        她整天心神不寧,用完晚膳後,看見侍女按照慣例端上黑漆漆的藥湯,秀眉不禁一皺。

        偷瞄了一直暗暗監視她喝藥的侍女一眼,小櫻忽地靈機一觸,迅速吞下藥湯,朝侍女擺了擺手,示意侍女離去。

        當關門聲響起,小櫻連忙衝進浴室,將含在嘴裡的湯藥盡數吐出。

        直到此刻她還不知道這是什麼藥,唯一能確定的是她不想喝藥。

偌大的房間空蕩蕩的,靜得令人發顫。

她輕嘆一聲,小腦袋伏在桌上,細數著檀木桌面上的每道木紋,靜待時間一秒秒的過去。

直到眼睛生疼,她轉動著僵硬的脖子,看了看窗外深黑如墨的夜色,落寞隨著月色無聲地灑進房間裡。

自兩人同床共枕以來,佐助都不會太晚回房。

        看來今夜是見不到他了。

        以後的每一天,她都得在等待中渡過嗎?

        心寒了一大截,此時敲門聲響起,她又嘆了口氣,佐助從來不會敲門,是誰呢?

        她打開房門,看見一臉笑容的香磷站在門外。

        被香磷獨有的爽朗笑容所感染,小櫻綻出一抹笑,招呼香磷坐下。

        「小櫻,怎麼這麼晚了還不睡?」香磷只想盡快完成偉大的音影大人交託下來的任務,回被窩睡覺去。

        「就是睡不著。」小櫻微笑道﹕「妳呢?」

        香磷忍住打呵欠的衝動,強打起精神道﹕「我也睡不著,我們聊聊吧。」聊完就快點給她睡去﹗

        小櫻點了點頭,笑道﹕「太好了﹗我差不多整天都沒說過話,快無聊死了﹗」

        音影夫人可知道妳一句寂寞無聊害我連任務都不能執行只能留在這兒陪妳枉費了我的聰明才智不止還害水月要代我執行任務邊咒罵邊說我偷懶我多無辜啊?

        飛快地腹誹完畢,香磷瞥了眼桌上的空碗,眸中閃過一抹異色,表面上堆起笑容問道﹕「喝藥了沒?」

        小櫻微微一怔,緩緩點了點頭,試探地問﹕「這是什麼藥?」

        「這是調理身子的補藥,醫生吩咐說一天都不能斷掉。記著要好好喝藥,不然佐助會擔心的。」

        香磷的說法和佐助如出一轍,小櫻細細端詳香磷的表情,一時無法分辨她是有意隱瞞,還是真的不知這是什麼藥。

        「怎麼了?」香磷皺眉道﹕「妳的臉色不怎麼好,要我叫醫生來嗎?」

        小櫻搖了搖頭,香磷見狀,暗嘆口氣,問道﹕「妳和佐助吵架了?」要不是這樣,他們的音影大人也不會公私不分到讓水月代替她執行任務,硬是要她留下來陪他老婆的地步。

        小櫻不知該點頭還是搖頭,嘆道﹕「吵得起來還好,我和他之間……連溝通都存在問題。我說要離婚,他……」

        「什麼?」香磷驚訝地張著小嘴,一臉擔憂地道﹕「佐助沒對妳怎麼樣吧?」小櫻和佐井見面已犯了佐助的大忌,想不到她還敢向佐助提出離婚,佐助一定氣瘋了﹗

        想到佐助激烈的「反應」,小櫻臉上一紅,輕輕搖了搖頭。

        香磷會意過來,體貼地不再多問,緊握住小櫻的手,柔聲道﹕「妳不喜歡佐助?」

        「我喜歡他。」想也沒想就衝口而出,她被自己肯定的語氣嚇了一跳。

        「那為何要離婚?」

        「他不愛我,也不懂尊重我。沒有自由和信賴的婚姻只是牢籠,而我就像被困在牢中的小鳥。我不想再在他的監控下過活。」

        「將妳困住並不是佐助的本意。」香磷嘆了口氣,道﹕「他怕要是牢籠打開了,妳便會飛得無影無蹤。」

        「他為什麼會這麼想?」小櫻訝然問。

        「他對妳以致於這段婚姻都極度缺乏安全感。」

        想起佐助如絕望野獸般的表情,小櫻的心驀地一痛,搖搖頭道﹕「他再欠缺安全感,也不該將我當成是囚犯看待。」

        「他或許過於偏激,但無可否認他正用盡全力挽救這段婚姻。婚姻不是一個人的事,出了問題就該兩個人一起解決。」香磷柔聲道﹕「為何妳不試著接近他,了解他的不安從何而來,反而輕言放棄呢?」

        「接近他?」小櫻心頭一震,喃喃重覆道。

        「相信我,只要妳踏前一步,只消一小步,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香磷起身,臨離去前朝小櫻眨眨眼,笑道﹕「熬夜工作對身體不好,身為妻子是不是該去書房勸丈夫早點休息呢?」

 

 

        小櫻不知自己呆站了多久,只知道面前那扇雕工精細的木門,快要被她瞪穿了。

        她感到手中那杯剛煮熱的咖啡,熱度正在慢慢消褪中。

        敲還是不敲?

        手抬起又放下的動作重覆了幾遍,她還是無法下定決心。

        敲門是個再簡單不過的動作,可是背後代表的意義,卻令她裹足不前。

        敲了門,就代表她要為這段婚姻努力,不能再輕言放棄,可是她真的能改變這冷漠的男人嗎?

        上天似乎沒打算再給她猶豫的機會,咿呀一聲,書房的門打開了。

        男人的黑眸閃過一抹微訝之色,迅即消沒不見。

        高大的黑影籠罩過來,隔絕些許光線,將嬌小的她困在影子裡。

小櫻抬頭看著那張淡漠的俊臉,呼吸一窒,說不出話來。

        只要有他在身邊,周遭的的一切都會變得不同,連空氣都彷彿燃燒起來,化成熾熱的風,燒得她的心發燙,燒得她無法思考。

他握住她的小手,冰冷的觸感令他皺眉,低沉的嗓音隱隱透著不悅﹕「妳在外面站了多久?」他早已聽到門外微細的呼吸聲,卻沒想到會是她。

        他心中微怒,香磷到底在搞什麼?他不是吩咐過香磷陪她說話,讓她早早睡去?

        音之國氣候長年寒冷,而她一向比常人畏寒,嫁過來後一直無法適應這兒的天氣。

他在房裡做了不少保暖設施。房間鋪上厚厚的地氈,火爐裡的柴枝總是燃燒著,就連被單也是特製的。

為她做這些,讓她舒服是最大的因素,但無可否認,他也有著私心,希望她能適應音之國的氣候,也能適應他。

半夜三更的,她有溫暖的房間不待,在這兒吹風好玩嗎?

目光往下移,注意到她左手握住的咖啡,他的心不禁一熱,黑眸中有著驚喜與不信。

        溫熱的觸感自手心傳來,她壓下反握住溫暖大手的衝動,搖了搖頭道﹕「不知道。」

        「笨蛋。」俊臉浮起一抹淺笑,嘆息清淡如水,有如涓涓細流,溫存地滋潤著她的心。

        她一陣失神,還沒想好進不進書房,已被他一把拉進去。

        他將她手中的杯子放在桌上,脫下外衣,將她密實地裹住,問道﹕「還冷嗎?」

        「嗯,還冷。」她打了個寒顫,點了點頭,覺得自己軟膩膩的語調,聽起來有點撒嬌的意味。

        他毫不猶豫地將她抱入懷中,藉由自身的體溫將她的身子熨熱。

        她猛地一震,伸出纖臂緊緊地回抱他,將頭靠在他寬闊的胸前,靜聽著他沉穩有力的心跳,心底的猶豫有如冰雪消融般瓦解。

        這一刻,她才明白到自己的心意——她渴望接近他,一直如是。

        「不冷了。」她抬頭朝他嫣然一笑。

        佐助差點無法掩飾內心的震撼,將她抱得更緊,恨不得將她揉進血肉裡,永遠不放開。

        不過一天沒見面,她的改變怎會這麼大?

        她從不會主動到書房找他,只會被動地待在房間中。

        何況前一夜他才狠狠地傷害過她,被他抱著,她竟然不推開他,反而伸臂摟住他。

        向來冷靜理智的他從不相信世上有奇蹟,完全無法接受這個突如其來的驚喜,就像一無所有的人,忽然擁有世間的一切,一點真實感都沒有。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緊緊抱著她,嗅著她身上熟悉的馨香,一再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不知過了多久,佐助低頭輕觸小櫻粉嫩的臉頰,低聲問﹕「怎麼來了?」

        小櫻靠在他溫暖的懷抱中,舒服地伸了個懶腰,甜甜一笑道﹕「當然是來看看我的丈夫是真的在工作,還是背著我偷偷亂來。」

        佐助心底泛起一股難言的滋味,這是她失憶以來首次正面承認他是她的丈夫,雖然只是間接的說法,他還是一樣高興。

        他沒有回應小櫻的疑問,只是淡淡一笑,將小櫻抱到書桌前坐下,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與卷軸教她嘆為觀止。

        原來他的忙碌不是裝出來的﹗

        小櫻傻眼,吐了吐舌道﹕「這麼多文件,看完天都亮了。」

        「這些是音之國的報告和計劃書,不是看完就行,還要批閱和修改。」他戲謔一笑道﹕「宇智波太太,妳放心好了﹗就算我想背著妳亂來,也是有心無力。」

        她抬頭看著他笑意盎然的俊臉,不必嚐糖,心窩已在泛甜。

        被他抱坐在腿上,感覺他溫暖的氣息吹拂在耳邊,兩人間前所未有的親昵氣氛讓她有些緊張,更多的卻是眷戀。

        或許眼前此刻轉眼便會溜走,或許有一天他們會分開,她只想將此刻的悸動永遠珍藏在心中。

        「你一直都這麼忙嗎?身體怎麼吃得消?」她忍不住問。

        她還以為他是故意不回房,當看到滿桌的文件,才知道他的工作多得難以想像。

可是在這之前的每一夜,他都是早早回房睡覺的。

不管了﹗總之她不會再讓他熬夜,要是忙壞身子怎麼辦?

他淡淡一笑,沒多說他為了當她溫暖的抱枕,總是盡力在白天完成所有工作。

可是昨夜的爭執令他不想回房,就怕一個控制不住自己,再對她發怒,會讓她更抗拒他。

她的到來是個奇蹟,他現在只想緊緊地抱著她,不想再和她吵架,不想再看見她傷心的表情了。

        小櫻好奇地翻了翻桌上的文件,發現內容五花八門,而且複雜無比,看了幾眼,她連頭都昏了。

「香磷、水月和重吾不能幫忙嗎?你可別忙壞身子了。」忍住打呵欠的衝動,她合上文件,碧眸閃過一抹憂色。

佐助心中一暖,淡淡道﹕「重吾還好,以水月和香磷的個性,寧可執行一百個任務,也不會看這些文件一眼。再加上有部份文件是國家機密,不能隨便讓他們看。」

見剛剛翻看的文件封面上,清楚標明「高度機密」四個大字,小櫻徹底石化,連忙道歉﹕「對不起,我不知道……」

佐助輕點小櫻粉嫩的朱唇,黑眸漾著淡淡的暖意,微笑道﹕「沒關係,妳是我的妻子,我當然相信妳。妳愛怎麼看都沒關係。」

小櫻心中一陣感動,連香磷他們都不能看的文件,他卻讓她看了,這代表自己在他心裡,還是有一定份量的。

他對她也不是全然不信任,只是對她和佐井的關係比較敏感而已。

她心裡起了一絲妥協的念頭,從今以後不在他面前提起佐井的話,這一刻難得的溫馨甜蜜,是不是就能保存下去?

「讓我幫忙好嗎?這樣你就不用熬夜了。」她看了桌上的文件一眼,苦著臉提議道。

佐助搖了搖頭,她雖然一點也不笨,但她和香磷、水月在某些方面還蠻相似的,簡而言之就是坐不住、沒耐性,要她乖乖在這看文件,不如殺了她還比較痛快﹗

見她明明對桌上的文件如此厭惡,為了他的身體著想,還是甘願為他分擔這一切,他又是感動又是好笑。

黑眸閃過一絲笑意,他將小腦袋按在胸前,微笑道﹕「不用了。妳閉上眼,乖乖睡覺就好。」

聽到他敷衍的語氣,她撇了撇唇,掙脫他的懷抱,抬頭看著他,惱怒地道﹕「你這是瞧不起我嗎?」

佐助悠閒地喝了口咖啡,邊翻看文件,邊安撫地摸了摸小櫻的頭,隨口應道﹕「沒有。」

她覺得自己被忽視了﹗

她白了他一眼,不悅地道﹕「我怎麼覺得你像是在摸一隻小貓咪?宇智波佐助,你把我當成是什麼了?」

小貓咪伸出爪子了啊?

佐助無奈地放下文件,凝視她憤怒的小臉,心中暗暗好笑,輕嘆道﹕「宇智波太太,我沒有瞧不起妳,只是怕妳被這些文件悶壞了。」

「真的?」她半信半疑地盯著他看。

不是她愛疑心,而是這傢伙太壞太狡猾,害她有時被戲弄得團團亂轉,還傻傻地一無所覺﹗

        小櫻不甘被看扁,也就有模有樣地看起文件來,佐助見她一副「少瞧不起我」的惱怒表情,只覺好笑,不再制止。

        看著看著,小櫻的目光倏然被一份文件所吸引,偷偷瞧了正埋首文件的佐助一眼,悄悄拿起文件……

「看吧。」他連頭都沒抬,若無其事地道。

        本欲偷看的小櫻嚇了一跳,有點不忿,心想這傢伙怎麼這麼厲害?

        她專注地翻著手中的盟約,細看內裡的條文,發現兩國之間的利益均衡,算得上是互惠互利,音之國並無佔任何優勢。

        腦裡堆滿疑問,她一直以為音之國可以從結盟中取得極大的利益,但看了這份盟約,卻又覺得不對。

        「音之國與火之國的盟約每三年一續,下月妳師傅會親自前來簽訂未來三年的盟約,這是盟約的內容。」佐助淡淡道﹕「有沒有不明白的地方?我可以解說。」

        她搖了搖頭,忍不住問﹕「這盟約很重要嗎?」

        黑眸掃過她緊繃的小臉,他明白這問題針對的不是音之國,而是他。

        「是的,很重要。」他的嗓音淡然慵懶卻含著無容置疑的篤定。

她的心一沉,恍惚地將文件往桌上一放,撞得杯子向旁一歪,一杯子咖啡頓時灑在那份音火盟約之上﹗

她悚然一驚,像個闖禍的孩子般無助,急得沒了主意,正欲用衣袖抹去盟約上的咖啡漬時,卻被他一把抓住了臂膀。

只見佐助沉靜的俊臉此刻陰冷得嚇人,冷聲道﹕「該死﹗」

她的心臟狠狠地一收縮,急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執起她的纖手湊到唇邊輕吹,俊眉攏成兩座小山,沉厚的嗓音帶著濃濃的不捨﹕「怎麼這麼不小心?燙疼了沒有?」咖啡的熱度雖已褪去大半,他還是擔心會傷到她細嫩的肌膚。

她楞住,好半晌才反應過來,心兒暖暖的甚是受用,搖搖頭道﹕「不礙事的。對不起,那份文件……被我弄污了。」

「那不重要。」他細細地審視她的小手,見上面沒有紅腫的痕跡,才放下心來。

淡黃的燈光下,專注的俊臉沒有了平常的冷漠犀利,透出一股溫淡的柔情,教她心跳加速,捨不得移開視線。

她能不能痴想自己在他心中,或許比那份盟約更重要?

「怎麼傻了?」他輕拍她的臉頰,無奈輕喚。

「真的……不要緊嗎?」

「文件重做就好。」他取笑道﹕「誰叫我娶了個冒失又愛發呆的妻子?」

她鼓起雙頰,抗議道﹕「誰冒失了?宇智波佐助,我警告你別亂說﹗」

佐助忽地換上認真的表情,黑眸微歛,沉聲道﹕「妳叫我什麼?」

「宇智波佐助嘛﹗」她在心裡不知偷偷咒罵了他多少遍,怎麼可能會弄錯?

「以後不准再這樣叫我。」俊眉微挑,他是她最親近的人,她怎麼叫得這般生疏?

「不然要叫什麼?」她愣住。

他不喜歡自己的名字嗎?那她以後直接叫他冰山男或小氣男好了﹗

「妳是我的妻子,叫我全名未免太不像話。」他似笑非笑地看著她,黑眸閃著一絲動人心魄的柔光。「叫我的名字。」

        被他灼熱的眸光緊鎖住,小櫻的心差點蹦出胸口,粉頰染上兩朵紅雲,像是被蠱惑似的小聲道﹕「佐助……」

        他搖了搖頭,低沉迷人的嗓音誘哄著她﹕「記得要怎麼叫我嗎?我教過妳的。」

        想起每個纏綿的夜裡,他是如何偏執地一再挑弄她,非要她喊那名字才肯罷休,血氣頓時衝向腦門,連耳根都羞得通紅。

        「乖,叫來聽聽。」他將她柔軟的髮絲撩到耳後,耐心輕哄。

        她紅著臉輕喊﹕「佐助君……」

        黑眸閃過一抹異樣神彩,他俯下俊臉盯著她看,灼熱的呼吸全吐在她精緻的臉龐上。

        「再叫一遍。」

        「佐助君……」看著俊臉一寸寸移近,她既緊張又期待,心臟彷彿要爆炸開來。

        「再叫一遍。」他低聲命令。

        「佐助君……」每當這三個字脫口而出,她心裡總是甜甜酸酸的,有種說不上來的奇異感覺。

        這一夜,她在他的誘哄下,一再喚著他的名,直到他霸氣地堵住她的唇為止。

        她在他嘴裡嚐到淡淡的咖啡香,那股甘苦之後的香甜滋味,教她禁不住上癮。

        甜甜的香氣在空氣中洋溢,兩人沉浸在前所未有的溫馨氣氛中,享受著彼此溫暖的體溫,連心也彷彿暖了起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 的頭像
tam

蛋蛋之塔

t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漆春
  • 好甜ˊ
  • 哈哈 後面會有點虐

    tam 於 2015/10/07 20:2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